目前日期文章:201404 (7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           八  卦 :
 









 

 2)  六十四卦  




 

 

 

 

 

 

 

 

 

 

 

 

 

 

 

 

 

 

 

 

 

 

 

 

 

 

 

 

 

 

 

 

 

 

 

 

 

 

 

 

 

 

 

 

 

 

 

 

 

 

 

 

 

 

 

 

 

 

   

 

參考網站

http://www.mazu.hk/htm/iching.htm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坎為水

地水師

雷水解

風水渙

 天水訟

澤水困

山水蒙

火水未濟

 

 

 

 

 

 

 

 

 

水地比

坤為地

雷地豫

風地觀

 天地否

澤地萃

山地剝

 火地晉
 

 

 

 

 

 

 

 

水雷屯

地雷復

震為雷

風雷益

天雷無妄

 澤雷隨  山雷頤

火雷噬嗑

 

 

 

 

 

 

 

 

 水風井

 地風升

雷風恒

巽為風

天風姤

澤風大過

山風蠱

火風鼎

 

 

 

 

 

 

 

 

水天需

 地天泰

雷天大壯

風天小畜

乾為天

澤天夬

山天大畜

火天大有

 

 

 

 

 

 

 

 

 水澤節

 地澤臨

雷澤歸妹

風澤中孚

天澤履

兌為澤 

山澤損

火澤睽

 

 

 

 

 

 

 

水山蹇

 地山謙

雷山小過

風山漸

天山遯

澤山咸

 艮為山

火山旅

 

 

 

 

 

 

 

水火既濟

地火明夷

雷火豐

風火家人

天火同人

澤火革

 山火賁

離為火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繫辭傳(下篇) (繫辭傳乃至聖先師孔夫子所作)

  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因而重之,爻在其中矣。剛柔相推,變在其中矣。繫辭焉而命之,動在其中矣。

  吉凶悔吝者,生乎動者也。剛柔者,立本者也。變通者,趣時者也。

  吉凶者,貞勝者也。天地之道,貞觀者也。日月之道,貞明者也,天下之動,貞夫一者也。

  夫乾,確然示人易矣。夫坤,隤然示人簡矣。爻也者,效此者也。象也者,像此者也。

  爻象動乎內,吉凶見乎外,功業見乎變,聖人之情見乎辭。

  天地之大德曰生,聖人之大寶曰位。何以守位曰仁,何以聚人曰財。理財正辭,禁民為非曰義。

  古者包犧氏之王天下也,仰則觀象於天,俯則觀法於地,觀鳥獸之文,與地之宜,近取諸身,遠取諸物,於是始作八卦,以通神明之德,以類萬物之情。

  作結繩而為罔罟,以佃以漁,蓋取諸離。

  包犧氏沒,神農氏作,斲木為耜,揉木為耒,耒耨之利,以教天下,蓋取諸益。

  日中為市,致天下之民,聚天下之貨,交易而退,各得其所,蓋取諸噬嗑。

  神農氏沒,黃帝、堯、舜氏作,通其變,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是以自天祐之,吉無不利,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蓋取諸乾坤。

  刳木為舟,剡木為楫,舟楫之利,以濟不通,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渙。

  服牛乘馬,引重致遠,以利天下,蓋取諸隨。

  重門擊柝,以待暴客,蓋取諸豫。

  斷木為杵,掘地為臼,臼杵之利,萬民以濟,蓋取諸小過。

  弦木為弧,剡木為矢,弧矢之利,以威天下,蓋取諸睽。

  上古穴居而野處,後世聖人易之以宮室,上棟下宇,以待風雨,蓋取諸大壯。

  古之葬者,厚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樹,喪期無數。後世聖人易之以棺槨,蓋取諸大過。

  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百官以治,萬民以察,蓋取諸夬。

  是故,易者,象也,象也者像也。彖者,材也,爻也者,效天下之動者也。是故,吉凶生,而悔吝著也。

  陽卦多陰,陰卦多陽,其故何也?陽卦奇,陰卦偶。其德行何也?陽一君而二民,君子之道也。陰二君而一民,小人之道也。

  易曰:「憧憧往來,朋從爾思。」

  子曰:「天下何思何慮?天下同歸而殊塗,一致而百慮,天下何思何慮?」

  「日往則月來,月往則日來,日月相推而明生焉。寒往則暑來,暑往則寒來,寒暑相推而歲成焉。往者屈也,來者信也,屈信相感而利生焉。」

  「尺蠖之屈,以求信也。龍蛇之蟄,以存身也。精義入神,以致用也。利用安身,以崇德也。過此以往,未之或知也。窮神知化,德之盛也。」
  易曰:「困于石,據于蒺蔾,入于其宮,不見其妻,凶。」

  子曰:「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據而據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期將至,妻其可得見耶?」

  易曰:「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

  子曰:「隼者禽也,弓矢者器也,射之者人也。君子藏器於身,待時而動,何不利之有?動而不括,是以出而有獲,語成器而動者也。」子曰:「小人不恥不仁,不畏不義,不見利不勸,不威不懲,小懲而大誡,此小人之福也。易曰:(履校滅趾無咎,此之謂也)。」

  「善不積,不足以成名;惡不積,不足以滅身。小人以小善為無益,而弗為也,以小惡為無傷,而弗去也,故惡積而不可掩,罪大而不可解。易曰:(何校滅耳凶)。」

  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繫于苞桑)。」

  子曰:「德薄而位尊,知小而謀大,力小而仟重,鮮不及矣,易曰:(鼎折足,覆公餗,其形渥,凶。)言不勝其任也。」

  子曰:「知幾其神乎?君子上交不諂,下交不瀆,其知幾乎,幾者動之微,吉之先見者也,君子見幾而作,不俟終日。易曰:(介于石,不終日,貞吉。)介如石焉,寧用終日,斷可識矣,君子知微知彰,知柔知剛,萬夫之望。」

  子曰:「顏氏之子,其殆庶幾乎?有不善未嘗不知,知之未嘗復行也。易曰:(不遠復,無祇悔,元吉。)」

  天地絪縕,萬物化醇,男女構精,萬物化生,易曰:(三人行,則損一人;一人行,則得其友。)言致一也。

  子曰:「君子安其身而後動,易其心而後語,定其交而後求,君子脩此三者,故全也,危以動,則民不與也,懼以語,則民不應也,無交而求,則民不與也,莫之與,則傷之者至矣。易曰:(莫益之,或擊之,立心勿恆,凶。)。」

六  

  子曰:「乾坤其易之門邪?乾,陽物也;坤,陰物也;陰陽合德,而剛柔有體,以體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其稱名也雜而不越,於稽其類,其衰世之意邪?」夫易,彰往而察來,而微顯闡幽,開而當名,辨物正言,斷辭則備矣,其稱名也小,其取類也大,其旨遠,其辭文,其言曲而中,其事肆而隱,因貳以濟民行,以明失得之報。

  易之興也,其於中古乎,作易者,其有憂患乎。

  是故,履,德之基也;謙,德之柄也;復,德之本也;恆,德之固也;損德之脩也;益,德之裕也;困,德之辨也;井,德之地也;巽,德之制也。

  履,和而至;謙,尊而光;復,小而辨於物;恆,雜而不厭;損,先難而後易;益,長裕而不設;困,窮而通;井,居其所而遷,巽,稱而隱。

  履以和行,謙以制禮,復以自知,恆以一德,損以遠害,益以興利,困以寡怨,井以辯義,巽以行權。

  易之為書也不可遠,為道也屢遷,變動不居,周流六虛,上下無常,
剛柔相易,不可為典要,唯變所適,其出入以度,外內使知懼,又明於憂患與故,無有師保,如臨父母,初率其辭,而揆其方,既有典常,苟非其人,道不虛行。

  易之為書也,原始要終,以為質也,六爻相雜,唯其時物也,其初難知,其上易知,本末也,初辭擬之,卒成之終,若夫雜物撰德,辨是與非,則非其中爻不備。

  噫,亦要存亡吉凶,則居可知矣,知者觀其彖辭,則思過半矣。

  二與四同功,而異位,其善不同,二多譽,四多懼,近也,柔之為道,不利遠者,其要無咎,其用柔中也,三與五同功,而異位,三多凶,五多功,貴賤之等也,其柔危,其剛勝邪?

  易之為書也,廣大悉備,有天道焉,有人道焉,有地道焉。兼三材而兩之,故六六者,非它也,三材之道也,道有變動,故曰爻,爻有等,故曰物,物相雜,故曰文,文不當,故吉凶生焉。

十一

  易之興也,其當殷之末世,周之盛德邪,當文王與紂之事邪,是故其辭危,危者使平,易者使傾,其道甚大,百物不廢,懼以終始,其要無咎,此之謂易之道也。

十二

  夫乾,天下之至健也,德行恆易以知險,夫坤,天下之至順也,德行恆簡以知阻。

  能說諸心,能研諸侯之慮,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是故,變化云為,吉事有祥,象事知器,占事知來。

  天地設位,聖人成能。人謀鬼謀,百姓與能。八卦以象告,爻彖以情言,剛柔雜居,而吉凶可見矣。

  變動以利言,吉凶以情遷。是故愛惡相攻而吉凶生,遠近相取而悔吝生,情偽相感而利害生。凡易之情,近而不相得則凶,或害之,悔且吝。

  將叛者其辭慚,中心疑者其辭枝,吉人之辭寡,躁人之辭多,誣善之人其辭游,失其守者其辭屈。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繫辭傳(上篇) (繫辭傳乃至聖先師孔夫子所作)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陳,貴賤位矣。動靜有常,剛柔斷矣。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變化見矣。

  是故,剛柔相摩,八卦相盪鼓之以雷霆,潤之以風雨,日月運行,一寒一暑,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乾知大始,坤作成物乾以易知,坤以簡能易則易知,簡則易從易知則有親,易從則有功有親則可久,有功則可大可久則賢人之德,可大則賢人之業易簡,而天下之理得矣;天下之理得,而成位乎其中矣。


  聖人設卦觀象,繫辭焉而明吉凶,剛柔相推而生變化。

  是故,吉凶者,失得之象也。悔吝者,懮虞之象也。變化者,進退之象也。剛柔者,晝夜之象也。六爻之動,三極之道也。

  是故,君子所居而安者,易之序也。所樂而玩者,爻之辭也。是故,君子居則觀其象,而玩其辭;動則觀其變,而玩其占。是以自天祐之,吉無不利。

  彖者,言乎象者也。爻者,言乎變者也。吉凶者,言乎其失得也。悔吝者,言乎其小疵也。無咎者,善補過也。

  是故,列貴賤者存乎位。齊小大者,存乎卦。辯吉凶者,存乎辭。懮悔吝者,存乎介。震無咎者,存乎悔。是故,卦有小大,辭有險易。辭也者,各指其所之。

  易與天地準,故能彌綸天地之道

  仰以觀於天文,俯以察於地理,是故知幽明之故。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說。精氣為物,遊魂為變,是故知鬼神之情狀。

  與天地相似,故不違。知周乎萬物,而道濟天下,故不過。旁行而不流,樂天知命,故不懮。安土敦乎仁,故能愛。

  範圍天地之化而不過,曲成萬物而不遺,通乎晝夜之道而知,故神無方而易無體。

  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仁者見之謂之仁,知者見之謂之知。百姓日用而不知,故君子之道鮮矣。

  顯諸仁,藏諸用,鼓萬物而不與聖人同懮,盛德大業至矣哉。

  富有之謂大業,日新之謂盛德。生生之謂易,成象之謂乾,效法之為坤,極數知來之謂占,通變之謂事,陰陽不測之謂神。

  夫易,廣矣大矣,以言乎遠,則不禦;以言乎邇,則靜而正;以言乎天地之間,則備矣

  夫乾,其靜也專,其動也直,是以大生焉。夫坤,其靜也翕,其動也闢,是以廣生焉。

  廣大配天地,變通配四時,陰陽之義配日月,易簡之善配至德。

  子曰﹕「易其至矣乎!」,夫易,聖人所以崇德而廣業也。知崇禮卑,崇效天,卑法地。天地設位,而易行乎其中矣,成性存存,道義之門。

  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

  言天下之至賾,而不可惡也。言天下之至動,而不可亂也。擬之而後言,議之而後動,擬議以成其變化。

  「鳴鶴在陰,其子和之,我有好爵,吾與爾靡之。」子曰﹕「君子居其室,出其言,善則千里之外應之,況其邇者乎,居其室,出其言不善,則千里之外違之,況其邇者乎,言出乎身,加乎民,行發乎邇,見乎遠。言行君子之樞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慎乎。」

  「同人,先號咷而後笑。」子曰﹕「君子之道,或出或處,或默或語,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臭如蘭。」

  「初六,藉用白茅,無咎。」子曰﹕「苟錯諸地而可矣。藉之用茅,何咎之有?慎之至也。夫茅之為物薄,而用可重也。慎斯術也以往,其無所失矣。」

  「勞謙君子,有終吉。」子曰﹕「勞而不伐,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語以其功下人者也。德言盛,禮言恭,謙也者,致恭以存其位者也。」

  「亢龍有悔」,子曰﹕「貴而無位,高而無民,賢人在下位而無輔,是以動而有悔也。」

  「不出戶庭,無咎。」子曰﹕「亂之所生也,則言語以為階。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則害成。是以君子慎密而不出也。」  子曰﹕「作易者其知盜乎?易曰﹕負且乘,致寇至。負也者,小人之事也。乘也者,君子之器也。小人而乘君子之器,盜思奪之矣!上慢下暴,盜思伐之矣!慢藏誨盜,冶容誨淫,易曰﹕「負且乘,致寇至,盜之招也。」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凡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
  大衍之數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而為二以象兩,掛一以象三,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歸奇於扐以象閏。五歲再閏,故再扐而後掛。

  乾之策,二百一十有六;坤之策,百四十有四,凡三百有六十,當期之日。二篇之策,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之數也。

  是故,四營而成易,十有八變而成卦。八卦而小成,引而伸之,觸類而長之,天下之能事畢矣。

  顯道神德行,是故可與酬酢,可與祐神矣。子曰﹕「知變化之道者,其知神之所為乎。

  易有聖人之道四焉;以言者尚其辭,以動者尚其變,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

  是以君子將有為也,將有行也,問焉而以言,其受命也如響,無有遠近幽深,遂知來物。非天下之至精,其孰能與於此。

  參伍以變,錯綜其數,通其變,遂成天下之文。極其數,遂定天下之象。非天下之至變,其孰能與於此。

  易無思也,無為也,寂然不動,感而遂通天下之故。非天下之至神,其孰能與於此。

  夫易,聖人之所以極深而研幾也。唯深也,故能通天下之志。唯幾也,故能成天下之務。唯神也,故不疾而速,不行而至。子曰﹕「易有聖人之道四焉」者,此之謂也。
十一
  
子曰﹕「夫易,何為者也?夫易開物成務,冒天下之道,如斯而已者也。是故,聖人以通天下之志,以定天下之業,以斷天下之疑。」

  是故,蓍之德,圓而神;卦之德,方以知;六爻之義,易以貢。聖人以此洗心,退藏於密,吉凶與民同患。神以知來,知以藏往,其孰能與此哉!古之聰明叡知神武而不殺者夫?

  是以,明於天之道,而察於民之故,是興神物以前民用。聖人以此齊戒,以神明其德夫!

  是故,闔戶謂之坤;闢戶謂之乾;一闔一闢謂之變;往來不窮謂之通;見乃謂之象;形乃謂之器;制而用之,謂之法;利用出入,民咸用之,謂之神。
  是故,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吉凶,

吉凶生大業。

  是故,法象莫大乎天地,變通莫大乎四時,縣象著明莫大乎日月,崇高莫大乎富貴;備物致用,立成器以為天下利,莫大乎聖人;探賾索隱,鉤深致遠,以定天下之吉凶,成天下之亹亹者,莫大乎蓍龜。  (亹音門)

  是故,天生神物,聖人則之;天地變化,聖人效之;天垂象,見吉凶,

聖人象之。河出圖,洛出書,聖人則之。易有四象,所以示也。繫辭焉,所以告也。定之以吉凶,所以斷也。

十二

  易曰﹕「自天祐之,吉無不利。」子曰﹕「祐者,助也。天之所助者,順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順,又以尚賢也。是以自天祐之,吉無不利也。」
  子曰﹕「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則聖人之意,其不可見乎。」

子曰﹕「聖人立象以盡意,設卦以盡情偽,繫辭以盡其言,變而通之以盡利,鼓之舞之以盡神。」

  乾坤其易之縕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毀,則無以見易,易不可見,則乾坤或幾乎息矣。

  是故,形而上者謂之道,形而下者謂之器。化而裁之謂之變,推而行之謂之通,舉而錯之天下之民,謂之事業。

  是故,夫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聖人有以見天下之動,而觀其會通,以行其典禮,繫辭焉,以斷其吉凶,是故謂之爻。極天下之賾者,存乎卦;鼓天下之動者,存乎辭;化而裁之,存乎變;推而行之,存乎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默而成之,不言而信,存乎德行。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十四卦之像意:

乾為天卦像:上乾下乾純陽卦

  乾卦陽剛,剛健,自強不息。乾六爻皆盈滴,故肥園,園滿、亭通,成功、重大。但剛多易折,含欠安之像。人物表示為上級、領導、當官的,執法者,有錢而富貴者,司機。

坤為地卦像:上坤下坤純陰卦

  坤卦明柔,地道賢生;厚載萬物,運行不息而前進無疆,有順暢之像。坤六爻皆虛,斷有破裂之像,明暗、陷害、靜止,測出行不走,行人不歸。人物表示小人(由天大地小而取)。

水雷屯卦像:上坎下震

  屯卦木得天雨而沐之,或雷而交加,面對困難而思慎之像。坎為險,震為動,屯積、盈、物之始、聚頓挫,初始雖艱難,但不失其居處和立業。“以貴下濺,動於險中,憂患中深謀遠慮。”坎為伸,則洩氣無財,失脫。震為體且受生而獲財升職。防肝病、衰血癥,腎虧等,患在長男。

山水蒙卦像:上艮下坎

  蒙卦山下有水,山下有險,險而止,陰陷而不定,復雜而顯著。童蒙,蒙味,啟蒙,教育,教化。昏,沉。跌落在水中之夾或腎結石,泌尿繫統結石,耳閉,失聰。艮為體,有辛勞之財,坎為體,有災事,不利中男。

水天需卦像:上坎下乾

  需卦陰雲在天,艱險在前,需侍時而進,需要,等待,期待。擔當險難,有所欲求。有聰明纔智。坎為體,有財官之喜,利中男,乾為體,且洩氣,失脫,災病,降職丟官。

天水訟卦像:上乾下坎

  訟卦,天下著雨,上剛下險。宮非口舌,爭訟,不親近,孚信被窒息。內心聰明。在體、用於人身疾病上與需卦同解。

地水師卦像:上坤下坎

  師卦,地下藏水、礦泉水、地下水,小人內心陰險狡詐。聚集群眾,興師動眾,統領,統帥,軍隊,保守穩定,憂慮。“容民畜眾,忠國懷臣。”坤為體,謀事可成,坎為懷有災病。腎病,泌尿繫統粉末狀結石;腹洩,大便溏瀉。母有病,不利中男,女人當權,遭婦辱。

水地比。卦像:上坎下坤

  比卦,地上有水滲透,輔助互比,親善幫助,比試,快樂。”至誠相知,相與相應。”聰明之婦。在體、用於人身疾病方面與師卦同解。

風天小畜、卦像:上巽下乾

  小畜卦,天上起鳳,滿天風雲,強健如順風而行,積少成多,留住,“德積載法”,濟養。巽卦為體,有災,金屬器物之傷,上司批評,受壓制,乾卦為體謀事可成,但付出較多,來回奔勞活動,用權力壓服他人。膽經之疾,風寒。不利婦女,男人專權,克婦。

天澤履卦像:上乾下兌

  履卦,園而有缺損,剛中有險。履行,慎行,小心,行為履踐,行不逾禮,不處非禮。有官災是非爭執,交通意外金屬所傷。比和卦,事吉。乾為父,兌為少女,老少配、不利婚,有破損變故之慮。防肺、呼吸道疾病,金旺克木,有肝膽之病,口腔之疾。頭疼之疾。

地天泰卦像:上坤下乾

  泰卦,大地之氣相交,小往大來。安泰亨通,通泰,安穩,持盈,宏大,事吉。“無往不所,艱難守正,降尊從賢。”坤為體則洩氣失脫,迎奉權貴,乾為體且有發財升宮之喜。得婦人之助,眾人之擁戴。有胃寒之疾。

天地否卦像:上乾下坤

  否卦,天清在上,地濁在下,天地之氣不相交。閉塞不通,阻隔,事不順暢。“大人否亨,內小人而外君子。”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泰卦同。另防頸椎增生。僵直之疾。

天火同人卦像:上乾下離

  同人卦,日掛中天,照耀著天下曠野萬物,“曠達無私以同人,同心之言”,志同道合,人相親近,為人友好。發熱的,燙灼的金屬物,金屬電器物件,鍋爐。乾為體有災,離為體謀事可成。與子女有爭執,肺、呼吸繫統有疾,有血管硬化癥,不利老父長男。

火天大有卦像:上離下乾

  大有卦,離火麗日,滿天霞光。富其所有,所有眾多,大有收獲,“自助人助,萬物所歸。”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同人卦同解。另防腦血管硬化破裂。

地山謙卦像:上坤下艮

  謙卦地中藏有礦石財富。恭敬合禮,屈己下人,退讓而不自滿,謙虛退讓,輕己尊人,“勞謙君子的盛德,內充實。”比和卦,事吉。測婚老母配少男,有婚變之兆,(互卦又藏坎險)有脾胃病,便結,腎虛之疾。

雷地豫卦像:上震下坤

  豫卦,平地一聲雷,或春雷一聲,震驚百裡,驚天動地,影響大,名氣響亮。享受安樂,悅逸豫樂,樂而懈怠,發令號召,需知隨時之義,出人頭地,根深蒂固。震為體,求財可得,利獲地產,坤為體,兇。四十歲建功立業,四十八歲名傳四海。不吉且賭博好飲,田圓廢盡,官災是非,桎鋯難逃。有ì疾,腸胃病,傷內筋,腎虛不利婦。

澤雷隨卦像:上兌下震

  隨卦上口說下行動,言必行,言行一致,怒吼爭吵,相隨相從,無故追隨,隨眾,跟隨,天下的事物都要隨時而動。兌為體事可說動,說成功,震為體枉費口舌行動,反有災咎,受拖累。克長子,有血光災,金屬利器傷身,破相,官非口舌,肝病、抽筋、喃語。

山風蠱卦像:上艮下巽

  蠱卦山下有風,風被山阻止不流通,靜止不動,腐敗之像。蠱惑,敗家子,侵飾,發生事端之兇,治理整頓。任憑大風勁吹,我自巍然不動而靜守。良為體兇,巽為體謀事可成,小孩多病,損小口。脾胃欠佳,鼻敏感,嗅覺靈,背沉,ì患,有被蛇、犬、牛咬傷驚嚇之險。

地澤臨卦像:上坤下兌

  臨卦地下有洞穴,有泉湧。臨近,親臨。喜臨、喜悅,親自參與,以上撫下,以尊蒞卑。聚眾美德於一生。“至誠至臨的人生,剛正和順化育不息。”坤為體失脫破耗。兌為體有坐享其成之福。利小女,為母親之掌上明珠,享厚愛眷愛。測婚老母配少女,必婚變。肚痾,腹部動手術,身上有疤痕。

風地觀卦像:上巽下坤

  觀卦風行地上,和風輕拂大地,觀望、追求、臨觀、觀賞、觀察了解、懲罰告誡。“察民情,設教化。”巽為體,謀事可成,坤為體有災。有是非,健康差,咎當主母,女奪母權。有腸胃病、傷脾、呼吸道疾病,下肢癱瘓,半身不遂之癥、風濕。觀又為大艮大止,有靜觀不動之意。

火雷噬嗑卦像:上離下震

  噬嗑卦,火得木生,電閃雷鳴。喫而合之,嚼碎口中之物,有口福,食。斷決獄情,除暴安民。人脾氣大,易激動。發電站,離為體,財官旺,震為體,失脫破耗。高燒,心髒病,心悸,心跳過速,亢奮而引起腦血管患疾,肝火旺。

山火賁卦像:上艮下離

  賁卦,山下有火,萬物披其光彩,裝飾、修飾,美,收拾,禮儀,迎婚,求婚。祭奠,有令人愉快的事發生,喜慶,子孫旺昌,田園富盛,有橫財。火山。良為體大吉,離為體洩氣失脫破耗。測數頂多為三,利小子。心血瘤、血液循環不暢,心肌梗阻(梗塞)。

山地剝卦像:上艮下坤

  剝卦,高山附地,高附於卑,剛陽剝落,剝掉,剝擊,爛,跌傷,老人歸山入墓,床。陰盛陽衰,小人道長,小人得勢,女人得此卦為女中豪傑,中幗英雄,女能人,女強人。餘與謙卦相同,另有下肢疲軟無力之像。跌傷,摔傷,有歸山人上之像。

地雷復卦像:上坤下震

  復卦,地震之卦。一陽復起,陽剛始生,萬物亨通。“陽剛復回,君子道生。”返回,回復,復興,初興,來復,反復,自我奮鬥,踏實穩重進取。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豫卦同。另有靜思,有較大的悶脾氣,神經分裂癥。

天雷無妄,卦像:上乾下震

無妄卦,天下雷行,晴天霹靂,意外之意外;妄行則有意外之災,得意忘形而取災。無所期  望,無虛妄。不切實際的幻想,驚天之大事。真實客觀,“誠化之生生大有,盡人道而合天德,活力而健。”乾為體,謀事成功,利財官,震為體,有災,事難成,多爭執,上司壓制批評,多小人。克長男,傷ì,頭痛,頭鳴,肝癥,肝肥大,肝硬化。

山天大畜卦像:上艮下乾

  大畜卦,登高山而縱觀天下事。大莫若天,止莫若山,乾為進,艮為止,不讓前進,時時存蓄,大的積蓄;大的等待。篤實剛健,勤勞不息,從而畜和富有,充實。蘊畜、畜止。山中蘊藏有金屬礦石,下面藏有金玉珠寶錢幣。墳墓,墳包內有僵尸像。艮為體,失脫破耗,孝順父輩,迎奉討好上司。乾為體,獲意外之大財,升職、成大業。脾虛胃寒、骨質增生、骨瘤病疾。小子體虛。

山雷頤卦像:上艮下震大離卦

  頤卦,二陽爻在外,外實內虛,外剛內柔,外強中干。停止行動,停止思想。蘊動的火山。頤養,自養,自求口實節飯食,養生之道。君子情言語,養之以正。“致靈龜,養長生。”艮為體,受克有災,事難成,不利小子。震為體,操心事可緩成。傷ì,脾胃病,活動受制不便,背沉痛,膽結石,從高處跌傷,筋傷骨折,肝部之疾。

澤風大過卦像:上兌下巽大坎卦

  大過卦,二陰爻在外而虛,斷折,為棟粱撓曲之像。卦為大坎卦像,坎為險,則大險,陽剛過中,大過則事物顛倒,有大災險。出風頭而致口舌官非。坎主智,大過為大坎像,主大智大慧,明敏,水靈,大能耐。“大過之人,纔能獨立斯世,建立非常的大事功大德學。”汽管破裂,速過快而出禍事。兌為體,賣弄口舌。事可大成。巽為體,有毀折之大災。克長女,不利婚,二女同居吵吵鬧鬧。哮喘病,股受折傷,肝經疾病,上下明暗破相,受金屬利器所傷,嘔血早夭,桃花劫。

坎為水卦像:重坎八純卦

  坎卦為二坎相重,陽陷陰中,險陷之意,險上加險,重重險難,天險,地險。險陽失道,淵深不測,水道彎曲,人生歷程曲折坎坷。絕顛聰明,“心誠行有功”。比和卦,謀事順暢可成,但內中有波折。腎,泌尿繫統疾病,血病,婦科病,視力差,心髒病。

離為火卦像:重離八純卦

  離卦離明兩重,光明絢麗,火性炎上,依附團結。離散,離開,分離。凡八純卦互為依托幫助,但又具同性相斥之性。雖比和,但內有衝突,謀事可成,卻有周折,目疾,心髒疾病,高血壓,肺虛癥。

澤山咸卦像:上兌下艮

  咸卦,兌氣在上,艮氣在下,剛柔兩氣相咸,相應,迅速。“隻說不行,道聽途說。”山塘水庫,火山口,山洞穴,弔井。兌為體,財帛可得,艮為體大破耗,破損。口腔潰瘍,腿跛,刀傷,跌傷引起明暗破相。

雷風恆卦像:上震下巽

  恆卦,雷動風散,陰陽比和,永恆持久,恆心,相得益彰。昧事無常,運氣反復,時好時壞,“憂患中求成功之道。”乳痛,肝膽病,脾胃功能差。比和卦,事順可成,求財官婚姻均吉,多得人助。

天山遁,卦像:上乾下艮

  遁卦,天高於上,天下有山,山止於地,遠山人藏,遁山不進,退避隱匿。超脫行事,遠小人。高位,高的金屬塔架,電視轉播塔,大山,高山。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大畜卦同。

雷天大壯卦像:上震下乾

  大壯卦雷行於天,強盛壯大,“剛陽充沛,壯在正大。”壯盛則止,剛極則傷至,兇危,無定處。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無妄卦同。

火地晉卦像:上離下坤

  晉卦日自地平線上升起,前進光明,離日自照,晉升上進,白天。“光明磊落,延同類以升進,厚禮廣思,大明接物,自沼明德。”離為體失落破耗,坤為體則有進財榮耀之喜。婚事不佳,防變故。視力差,心衰竭,血病,胃邪火。

地火明夷卦像:上坤下離

  明夷卦光明入地中,晦暗之像。傷夷,黑暗,明傷,誅殺,昏暗世時。“憂患之人文生命,內之明外柔順以蒙大難。”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晉卦同。

風火家人,卦像:上巽下離

  家人卦風自火出,風助火勢,一家之人,家庭親友,友人同輩,朋友,自己人,同道,團聚於內。風馳電掣。風散火易熄。喜慶,文明,和樂富有之家。巽為體財不聚。離為體學業有成,高燒,心髒病,血液病,股部炎癥。

火澤睽卦像:上離下兌

  睽卦火炎於上,澤睽於下,二女同居,其志不同,睽違乖異,乖潤違於外。瞧,看,觀察,觀望,留意。發光的金屬物,電熱水壺,杯,電視。離為體謀事可成,兌為體有血光之災。燒傷,利器傷,口腔炎癥,,呼吸道炎癥,低血壓。火災,暗破相。

水山蹇卦像:上坎下艮

  蹇卦高山流水,坎在前,艮止於後,險難當前,、災難。交通受阻,飛山越海,遠渡重洋。“愈擔當艱難愈生發智慧,見險在前,從容鎮定,待時興發。”瀑布。坎為體,有災。艮為體,利求財。腎病,泌尿繫統病,腎與泌尿繫統結石,血液病,腳疾,手指疾,耳閉塞。

雷水解,卦像:上震下坎

  解卦蛟龍得水,坎險之中而動兔險難,雷雨交作,陰陽和暢,百物松懈澤潤、解脫,緩解,解除災難,解散,解決,瓦解。“雷雨動,萬物生發。”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屯卦同解。

山澤損卦像:上艮下兌

  損卦山下有澤,山高澤深,損其深,增其高,減損,破損,毀損,損失,減少,衰之始,傷。君子“損以修德,損以修己,損以益。”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咸卦同解。另有內破相,腿腳傷殘。

風雷益卦像:上巽下雷

  益卦風雷交加,損上益下,互相增益,受益。盛之始,貞潔。“克己而益千萬人。”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恆卦同解。

澤天夬卦像:上澤下乾

  澤上於天,高天飛雲。決斷,決去,斷絕關繫,果斷,了結,結束,切斷,消除。“果決其所當決,健而悅,決而和。”長輩,上司喜悅,得長輩,上級領導之幫助,作事則美中不足,常不盡如人意。頭部有破相。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履卦同解。

天風姤卦像:上乾下巽

  天下起風,陰漸長盛,君王發布文告,施行命令,告知四方。柔遇剛則壯,遭遇溝通,命令。一陰敵五陽,女壯勿娶。腿部有破相。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小畜卦同解。

澤地萃卦像:上兌下坤

  萃卦澤於地上,地上有坑窪水溏溝渠、井口。和順而歡悅集聚,聚中,會合,吸收,吸取,聚眾美而悅。頭部有破相,下肢疲軟無力,小人,後母,妾。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臨卦同解。

地風升卦像:上坤下巽

  升卦木生於地中,長而益高。上升,不下來,破土而出,竹簡。墳葬。中風腦溢血,腿ì有破相。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觀卦同解。

澤水困卦像:上兌下坎

  困卦坎在兌下,河澤無水。窮困,危機,遭遇艱難,災難病痛齊致,毀滅性的災難,病癥,事不順,守已待時。頭部有破相,有水阨,2歲,6歲,20歲,26歲,62歲有災病。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節卦同解。

  水風井卦像:上坎下巽

井卦木人水出,提井水之像,通達,暢達,滋養,固。“勞苦,穩慎,處憂患,常固不遷。”水中植物,海帶,海草。坎為體失脫破耗,巽為體有進益之喜,謀事吉。有水阨,風濕痛,膽病,腎虛癥。

澤火革卦像:上兌下離。

  革卦兌為澤為水為開口鍋,革卦離火煮水,水火相息,變化更新,變革除舊,有論獄之事。創新,革新,不守舊,革命,流血,受傷。頭部有破相。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睽卦同解。

火風鼎卦像:上禹下巽

  鼎卦木助火旺,烹飪食物。上下不暢,不大順利,不停的更新,立新,鼎立,問鼎奪冠。折ì,跛腳。“凝重安定以新命,去浮華以用實纔,火木相生,木火得當。”在體、用及人身疾病與家人卦同解。

震為雷卦像:上震下震八純卦

  震卦重雷交疊,相與往來,震而動起出。震動,震驚鳴叫,驚惕,再三思考,好動。建功立業,聲名大振。森林,樹林。八純卦,吉順而有波折,肝旺易怒,驚恐,肝病,抽筋,傷脾胃。

艮為山卦像:上艮下艮八純卦

  艮卦山外有山,山相連。不動,靜止,停止,克制,沉穩、穩定,止其所欲,重擔。兩桌、兩床相連,上下鋪位,床上、桌下。測外出,不能出行,行人不歸。癌癥,青春痘,痧菲子,腫瘤,瘡塊,脾胃病,腎病,結石癥。

風山漸卦像:上巽下艮

  漸卦山上草木漸長干山,草木積而成山包草堆。漸進,有序,逐漸。一步步前進。山欲靜,風不止。“內止靜,外巽順,活動不窮。”ó速過快風行於山顛,有ó禍之險,嘻戲跑動而跌傷。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蠱卦同解。

雷澤歸妹卦像:上震下兌

  歸妹卦澤上有雷,進必有所歸,女子歸宿,歸家,回歸“說以動婚姻,天之大義,人之始終,悅以動。”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隨卦同解。

雷火豐卦像:上震下離

  豐卦雷電交作,光明而動,而獲盛大碩果,歡樂盛大。豐富豐盛致極則多事故,衝動,暴躁,激動引發心髒病。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噬嗑卦同解。

火山旅卦像:上離下艮

  旅卦山上有火。旅行,旅居在外,外出。親朋寡少。不安定像。火災,火山,火把,煙火臺。“居不安,而道不廢,火麗高而明而慎。”心髒停止跳動,目定眼獃滯一付死相。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賁卦同解。

巽為風卦像:上巽下巽八純卦

  巽卦“柔而又柔,前風往而後風復興,相隨不息,柔和如春風,隨風而順。”巽順,順從,進入而下伏。重巽申令,氣功,雙床雙桌相並連,作生意可獲三倍之利,頭發稀少,草木叢生。活躍,坐不住,靜不下來,測事比和吉。肝膽疾病,坐骨神經痛,股部疼痛,風濕中風,脾胃欠佳。

兌為澤卦像:上兌下兌八純卦

  兌卦喜悅可見,快樂照臨人,口若懸河,善言喜說,高興,沼澤地,洞穴,廢穴,敗壁破宅,坑窪地,縱橫溝渠。測事如意悅心。口疾,氣管疾病,肺疾,麻臉,肝膽疾癥,股疼,血光災,作手術。

風水渙卦像:上巽下坎

  渙卦木漂於水,水面起風,船行於水上。渙散,離散,“濟險有具”。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井卦同解。

水澤節卦像:上坎下兌

  節卦河澤水滿,仍需節制節約用水,停止奢侈、儉約。水溢,盛水液的容器,流膿血的創口,口腔疾病(口、齒、舌、咽喉等),咳嗽、痰喘、尿道口、肛門疾病、血壓低、外傷、氣管病、氣虛、頭部傷。坎為體,事可成;兌為體,有災或病,破耗則事難成。

風澤中罕卦像:上巽下兌

  中孚卦為大離卦像,孚信,誠信相感,信守中道,胸有成竹。無定向,心不定。有議獄之事。外剛內柔,外實內虛。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大過卦同解。

雷山小過卦像:上震下艮

  小過卦為大坎卦像,高山霹雷,山大雷小,小有所過;有所超過,隱伏危險,但以靜制動,“小過常以成大業。”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頤卦同解。

水火既濟卦像:上坎下離

  既濟卦坎水在上,離火在下,水火相交,二氣相感,大功告成。矛盾著的兩個事物相輔相濟,促成事業完成。但既濟之極,險體在上,需思患預防。坎為體,事可成,離為體有災。婚姻正配,情投意合。有火,水之阨,視力差,風濕性心髒病。血液病,腎髒病。

火水未濟卦像:上離下坎

  未濟卦火在水上,二氣不相交,事尚未成功,事不利,沒有終結,永無終止。男人困窮。在體、用及人身疾病方面與既濟卦同解。

  上述八八六十四卦的像意不必強記,隻要牢記了八卦的基本取像,熟悉了八卦類萬物像後,就自然知道了,在運用中去悟解、自然就清楚了,從而最大限度減少學習的記憶量和時間。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坎為水

 

坎為水《易經》第二十九卦 坎為水 坎上坎下
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坎上坎下,卦名稱作「坎為水」。「序卦傳」說:「物不可以終過,故受之以坎,坎者陷也。」「坎」是陷阱。意思是事物不可能總是順利通過,所以在大過卦之後接著是坎卦。「習」是鳥重複的學習飛行,有重的含意。
  上下皆坎,中存震艮,山之中興雷政雨,草木發秀,主人伶俐,但凡事多有阻難,內方欲動,又為險所陷,艮所止,進退未能,君子得之,則為坎窞之象。
坎者陷也,為坎宮之首卦,名曰八純卦,卦內財官父兄子俱全,為本宮下七卦之伏神也。

  這一卦,上下卦都是坎卦,一陽陷在二陰中,而且兩個重疊,象徵重重的險難。「卦辭」通常都直接說出卦名,但這一卦加了一習字;因為除了「乾」「坤」兩卦之外,在上下卦相同的「純卦」中,這是最先出現的一卦。所以特別寫明,是上下重複的卦,以促使注意。
  「坎」上下是陰爻,中間是陽爻,陰虛陽實,象徵心中實在,所以說誠信;亦即,因誠信而能豁然貫通。這一卦,雖然是重重險難的形象;然而,也惟有在重重險難中,方能顯示出人性的光輝,這種超越重重險難,意志堅定而不退縮的剛毅行為,是崇高的。
習坎,有孚。維心亨。行有尚。
習坎,有信實。因?內心而亨通。行動有上進。
彖曰:習坎,重險也。水流而不盈,行險而不失其信。維心亨,乃以剛中也。行有尚,往有功也。天險,不可升也;地險,山川丘陵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險之時用大矣哉!
  習坎就是重險。水流不滿,流行在坎險中而不失信。因?內心而亨通,是內心剛健。行動有上進,是前往能成就勸業。天險是不能升上去,地險是山川丘陵。王公設置險阻用以守衛自己的國家。險的時勢作用太重大了。
象曰;水存至,習坎。君子以常德行、習教事。
  水連續流來就是習坎卦。君子從中得到?示,要使德行有常性,不斷學習提高教化人民的水平。 
初六:習坎,入于坎窞,凶。 (窞音擔)
象曰:習坎入坎,失道凶也。
  「窞」是陷中的陷。「六」柔弱,在坎卦重重險難的最下方,是陷入陷中的陷,亦即陷的最底層,無法脫身,所以凶險。「象傳」說:到這種地步,已經失去脫險的方法,凶險到了極點。
這一爻,告誡不可深陷於險中,以致不能自拔。
九二:坎有險,求小得。
象曰:求小得,未出中也。
  「九二」也在艱難中前方又有險阻,不過,「九二」陽剛得中,雖然不能完全克服險難,但所求不大時,仍然可以達到目的。「象傳」說:這是由於還在危險中,沒有脫離的緣故。
這一爻,告誡在險難中,不可操之過急,應逐步設法脫險。
六三:來之坎坎,險且枕,入于坎窞,勿用。
象曰:來之坎坎,終無功也。
  「坎坎」是前臨是險,後倚有險。「六三」陰柔,不正不中,而且夾上下兩個坎卦的中間,進退皆險,處境既險,且倚賴奸險之人,是入於險地,已經陷入危險的深處,任何行動,都不會有用。所以「象傳」說:終久都不會成功。
這一爻,告誡在重重險難中,不可妄動,應先求自保以待變。
六四:樽酒簋貳,用缶,納約自牖,終無咎。
象曰:樽酒簋貳,剛柔際也。
  「樽」是酒器,「簋」是裝穀物的竹盤。「缶」是沒有文飾樸素的瓦器。「貳」即二。「約」是儉約。
  「六四」接近尊位的「九五」,本來君臣之間的分際,非常嚴格,但在險難的時刻,剛強的君與柔順的臣,就不能不省去一切繁文縟節,而以誠意代替了。
「象傳」說:這是剛與柔能夠坦誠的來往,合作無間的緣故,「際」是兩墻相合的界線,有相合相親的含意。
這一爻,說明險難中,應不拘泥於常規。
九五:坎不盈,只既平,無咎。
象曰:坎不盈,中未大也。
  這一「爻辭」也不易解,「祇」是敬慎意。「九五」在上卦「坎」的中央,水還在流入,沒有滿出,還不能脫險。但「九五」陽剛中正,而且在尊位,無論德性與地位,都是以拯救天下的艱難為己任;而且,「九五」已在接近坎卦結束的位置,相當流入坎中的水,已到達平面,不久即可溢出,亦即脫險,所以無咎。
  「象傳」說:「九五」雖然得中,但還不夠大。
這一爻,說明雖然有希望脫險,也應把握最有利的時機。
上六:係用徽纆,置于叢棘,三歲不得,凶。
象曰:上六失道,凶三歲也。
  「係」是縛,「徽」是三股的繩。「纆」是兩股的繩,「寘」與置相同。「上六」陰柔,在坎卦的終極,就像用繩索重重束縛,放置在荊棘叢中,三年都不能走出,所以凶險。「象傳」說:這是「上六」違背了道理。
這一爻告誡,在險難輕舉妄動,愈陷愈深,就無以自拔了。
  坎卦,闡釋突破艱險的原則。物極必反,當盛大過度,又面臨險難,但在 險難中,也足以發揚人性的光輝,堅定剛毅的突破重重險難,正是誠信的最高表現,最崇高的行為。首先應當明察,不可陷入險難,至少也不可深陷,既經陷入,不可操之過急,期望過高,應步步為營,逐漸脫險。陷入已深,更不可輕舉妄動,應先求自保以待變。在險難中,不可拘泥常理,應當運用智慧,以求突破。即或已有希望脫險,也應當謹慎,要把握最有利的時機。如果輕舉妄動,就會愈陷愈深,終於無法自拔了。

(坎為水卦)

上下皆坎,中存震艮,山之中興雷政雨,草木發秀,主人伶俐,但凡事多有阻難,內方欲動,又為險所陷,艮所止,進退未能,君子得之,則為坎窞之象。

坎者陷也,為坎宮之首卦,名曰八純卦,卦內財官父兄子俱全,為本宮下七卦之伏神也。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雷屯《易經》第三卦 水雷屯  坎上震下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屯卦的卦畫結構是下面一個三爻的震卦,上面一個坎卦,坎?水,震?雷,故傳統稱作震下坎上,水雷屯。《序卦》說:「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盈天地之間者惟萬物,故受之以屯。屯者,盈也,屯者物之始生也。」意思是說:「有了天地,然後萬物才能生出來,充滿天地之間的是萬物,故在表示天地的乾坤兩卦之後接著是屯卦。屯是盈滿,物之開始生的意思。」
「屯」原義是草木萌芽於地,有生的開始的含義。草木萌芽充滿生機,又有充滿、充實的意思。另外,草木萌芽的過程,相當艱難,也有艱難、停止的意義。
「乾」是天,「坤」是地,天地交會,萬物開始生成,充滿於天地之間。因而,在乾、坤二卦之後,接著是這一卦,命名為「屯」,象徵生的開始、充滿與艱難。
天地的生機,醞釀於冬季,草木萌芽,開始於寒冬,但卻生氣蓬勃,不畏艱難,意志堅定,祥和的,純正的,創造了生命。所以說,屯卦也具備創始、亨通、祥和、堅貞,亦即「元、亨、利、貞」四種德行。然而,草木剛剛萌芽,非常脆弱,仍然不能利用,也沒有用處;因而「勿用」,不可輕舉妄動。
不過,當草木萌芽之後,就堅定的成長,冬去春來,從此茁壯,欣欣向榮,前途不可限量。以人事比擬,只要鍥而不捨的繼續奮發進取,就有奠定公侯基礎的有利條件,所以說「有攸往,利建侯」。
以卦形來說,屯卦的下卦「震」,象徵雷,作用是動;上卦「坎」,象徵水、雨、雲,作用是陷、險;所以,全卦象徵天地相交創始萬物時,必然艱難而且危險。但由於果敢毅然行動,也有平安度過的可能。不過,前途仍然艱難,必須堅持純正的初衷,不可輕率冒進。
  又,屯卦最下方開始的「初九」,是在一群陰爻的下方,為這一卦的主爻,祇要毅然前進,就希望無窮。何況屯卦與乾卦、坤卦同樣的,四德具備,這是其他各卦少有的情形,所以占斷仍然是「吉」。
彖曰:
屯,剛柔始交而難生,動乎險中,大亨貞。雷雨之動滿盈,天造草昧,宜建侯而不寧。
「乾」全部陽爻,是純陽的卦;「坤」全部陰的卦;而屯卦,下卦的震,是坤最下方的陰爻,變成陽爻,為陰陽剛開始相交的形象;上卦坎,是險難的形象。因而,全卦象徵剛與柔開始相交,發生創始時期的艱難現象。
「震」的作用是動,「坎」的象徵是險。所以說,是在危險中行動,想要「大亨」,暢行無阻,就必須「貞」,堅定純正的初衷。
「震」又象徵雷,「坎」又象徵雨,雷雨一旦行動,遍地大水滿盈,象徵這是天地初創,尚且雜亂無章的苦難時期。以人事比擬,這雖然是適宜創建公侯基業的有利時期,但也不安寧。
屯,元亨利貞,勿用有攸往,利建侯。
象曰: 云,雷,屯;君子以經綸。
  「經綸」是織布時理順紗線的意思,用以比喻策畫經營。雲是雨的前兆,所以說上卦「坎」是「雲」,下卦「震」是「雷」,雲與雷合成屯卦,以象徵天地初創的苦難時期,君子應當以天下為己任,負起策畫經營建立秩序的責任。
初九:磐桓﹔利居貞,利建侯。
象曰:雖磐桓,志行正也。以貴下賤,大得民也。
「磐」是大石,「桓」是樹名,大石壓住草木,阻礙生長,「磐桓」比喻前進不得,躊躇的意思;有利于卜問局處的事情,也有利于建功立業的諸侯。
「初九」陽爻,但在最下方開始的位置;因而,雖然剛健,卻處於困頓的苦難狀態。不過,下卦「震」,有動的作用;「初九」又與上卦的「六四」,陰陽相應,當然會奮發前進。然而,「六四」在上卦「坎」亦即陷、險的最下方,是危險的陷阱,以致「磐桓」,不得不躊躇。雖然如此,但「初九」陽爻陽位得正,態度堅貞,仍然有利。
「初九」是屯卦的開始,意義重大。陽爻位於陰爻的下方,以人事比擬,正是有才能,又正當有利於建立公侯基業的草創時期,前途大有可為。
所以「象傳」說:雖然躊躇,但志向、行為純正,只要不高高在上,能夠與基層群眾親近,就可以大得民心,獲得擁戴。
這一爻,說明草創苦難的初期,雖然使人躊躇,但也正是建功立業大有為的時期;正當即有利。
六二:屯如邅如,乘馬班如。匪寇婚媾,女子貞不字,十年乃字。
象曰:六二之難,乘剛也。十年乃字,反常也。
「如」與若、然相同。「屯」是困頓、困難。「邅」進進退退。「乘馬」是四匹並列的馬;「班」是行動不一致。女子出嫁用簪將髮束起,這時,於本名以外,再起一字(號)以便於別人稱得上,不必直呼姓名;因而,女子出嫁說是「字」。
「六二」陰爻陰位,而且在下卦的中位,所以中正;又與上卦的「九五」,陰陽「相應」,應當結為夫妻。不料「六二」又恰好在陽剛的「初九」上方,非常接近,以致「屯如」「邅如」,進退兩難了。就像並列的四匹乘馬,腳步不一致,難以順利前進。
「象傳」說:「六二」的困難,是位於陽剛的「初九」的近上方。十年才嫁,這是反常的現象。
這一爻的含義,說明在艱難的困境中,必須意志堅定,不為威武所屈。不被反常的現象動搖。
六三:既鹿無虞,惟入于林中,君子几不如舍,往吝。
象曰:既鹿無虞,以縱禽也。君子舍之,往吝窮也。
「即」是就、近。「虞」是古代管理山林的官名。「舍」同捨。「禽」同擒,當獵物解。「吝」有惜、恨、恥的含義,比「悔」的程度高,接近「凶」。
「六三」陰爻陽位,因而不滿,想要妄動。但「六三」既不正,也不中,又與「上六」同是陰爻,也不相應,輕率冒進,必然陷入困境。
以打獵追逐「鹿」來比擬。如果沒有管理山林的人嚮導,就不免會迷失在林中了。因而,君子應當機警,不如捨棄,如果冒然前往,就會有迷失被困在林中的恥辱了!
「象傳」說:追鹿沒有嚮導,是盲目的追逐獵物。君子應當捨棄,前往會恥辱,因為將無路可走。這一爻,說明應當知機,明辨取捨,不可盲目行動。
六四:乘馬班如,求婚媾,無不利。
象曰:求而往,明也。
「六四」陰爻,本來與下卦的「初九」陰陽相應;但卻與上卦的「九五」過於接近,由於「初九」「九五」的相互牽制,使「六四」意志動搖,猶如腳步不一致的四匹乘馬,進退兩難。然而,「六四」畢竟與「九五」接近,只要向前去「求」,就能夠結合,所以說吉祥,沒有不利。
「象傳」說:向前追求,狀況才能夠明朗。或者,向前追求,才是賢明的態度。
這一爻,說明當進退兩難,抉擇時困難,應當採取積極的態度,惟有結合同志,向前追求,才能使狀況明朗化。
九五:屯其膏,小貞吉,大貞凶。
象曰:屯其膏,施未光也。
「屯」是將難的意思當作動詞用。「膏」是油脂,轉為恩澤的意思。
「九五」中正,又在最尊貴的「五」位;然而,卻陷在上卦「坎」的險陷的正中央,以致行動困難。
「九五」本來與「六二」陰陽相應;可是「六二」陰柔;沒有力量給以應援,不足以解困。何況陽剛的「初九」,又在最基層受到擁護。以致「九五」被困重陰中,孤立無援。所以「屯其膏」,縱然有能力,也難以施展。在這種狀況下,如果是小事,保持純正,還會吉祥;如果是大事,即或保持純正,也難免凶險。
「象傳」說:在這種狀況下,縱然要施展抱負,前途也未必光明。
這一爻,說明在孤立無援時,應當退守自保,不可逞強冒進。
上六:乘馬班如,泣血漣如。
象曰:泣血漣如,何可長也。
「漣」是落淚。「上六」陰柔,卻上昇到極點,已經是日暮途窮的時刻。與下卦的「六三」,同屬陰爻,不能獲得應援,以致陷於進無可取,退無可守的絕境;因而憂懼,血淚漣漣。
「象傳」說:在這種狀況下,又怎麼能長久呢。
這一爻,以物極必反告誡。在『易經』中,反復不斷的以「滿盈」提出警告。
屯卦,闡釋天地草創,接著來的,是秩序尚未建立,混亂不安的苦難時期,但也是英雄豪傑建功立業的大好時機。當此草創時刻,充滿危機,必然躊躇,難以把握方向;必須堅定純正的信念,否則一失足成千古恨。因而,必須富貴不淫,貧賤不移,威武不屈,不可因一時反常現象而動搖;應當明辨果斷,知道取捨,不可輕舉妄動。當處於進退兩難的困境時,應當積極進取,才能使狀況明朗,找到出路。當孤立無援時,應當退守自保,先求安全,再求發展。最後再以滿盈告誡,物極必反,應知適可而止。
(水雷屯卦)

  上坎下震,中存艮坤,雷在地中,復,未為亨通,震雷發動,水澤方施,又為坎窞所逼,君子則為蹇未亨之象。
    屯者難也,卦中缺妻財,以坎卦第三爻午火,伏于本卦第三爻辰土之下,辰土是飛神,午火是伏神,火生土謂之伏去生飛,名為泄氣。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天需 《易經》第五卦 水天需上坎下乾

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需卦的卦畫結構是下面一個三爻的乾卦,上面一個三爻的坎卦,坎水,乾天,傳統稱坎上乾下,水天需。這一卦,下卦「乾」為剛健;上卦「坎」為險、陷;意思是雖然剛健,但前面有險阻,不可冒然前進,應當等待;所以,命名為「需」是等待、躊躇的意思。《序卦》說:「物稚不可以不養,故受之以需。需者,飲食之道也。」意,萬物在幼稚時期,不能不養育,所以在表示萬物幼稚成長時期的蒙卦之後,接著是需卦。需是飲食之道。《雜卦》說:「履不處也,需不進也。」意,履是行進而不安處,需是等待而不前進。據以上解釋,可知屯是萬物始生的嬰兒時期,蒙是幼稚成長時期,而需則是養育等待長成時期。養育需要營養,故飲食之道。飲食是了讓萬物吸收充足的營養,充分發育。需的整體時勢是還未長成要等待。故彖辭說:「需,須也。「需是須的意思,須是等待的意思。」需卦是等待萬物吸取營養成長發育。《雜卦》說「需不進也」,「不進」是不要有所作,等待條件成熟,不是不發展。「需」卦與下一卦「訟」成一組,兩組之間也是「覆」的關係。即:需上下顛倒,訟。
這一卦的卦形,在「乾」的前方有「坎」。「坎」象徵水,不容易步行涉過。然而,由於「乾」是純剛,堅強有力,只要等待,有信心,最後前途仍然光明,可以亨通;只要堅守純正,就會吉祥,能夠涉水渡過大川。「貞」是「吉」的先決條件,必須先等待;由於必須等待,因而等待;所以占斷是吉。
  需,有孚,光亨,貞吉。利涉大川。
  需卦有孚信,光輝亨通,守正吉祥。是居於天閏,又正又中。有利於涉過大川險阻,前往會成功。
彖曰:
需,須也﹔險在前也。剛健而不陷,其義不困窮矣。需有孚,光亨,貞吉。位乎天位,以正中也。利涉大川,往有功也。
象辭說明上下卦象。「雲上於天,需。」指的是上卦坎,下卦乾。坎為水,乾為天,這裏說「雲」,是因坎水來源於兌澤,卦從大壯變來。大壯是下乾互兌,兌為澤,澤水上天化雲氣,雲氣在天上即需卦。雲到天上醞釀時雨,故盼望下雨的時期。君子要瞭解時勢,既處等待雨露滋潤的時期,就要耐心等待。安心飲食宴樂,養氣待時,不要冒進,遲早會有機會來臨。飲食宴樂不是了滿足口腹之欲,然而進勢未至,也不可勉強而,盡可享受飲食宴樂的樂趣。時可則進,時不可要安心靜養,蓄積精銳。
初九:需于郊。利用恆,無咎。
象曰:需于郊,不犯難行也。利用恆,無咎﹔未失常也。
「需」是等待,因前面有「坎」的險。「初九」在開始的最下方,離上卦的險最遠;所以是在「郊外」等待。
「初九」是陽爻,剛毅有恒,能夠堅持常軌;所以,不會有過失災難。
這一爻,說明在必須等待時,應保持距離,以策安全;而且要有恒心,意志不可動搖。
九二:需于沙。小有言,終吉。
象曰:需于沙,衍在中也。雖小有言,以終吉也。
「九二」比「初九」接近上卦「坎」的水;所以,用「沙」象徵。「言」是責難的意思。「九二」比「初九」,稍接近險阻,雖然不會有大的災害,但已然比較困難,會稍聽到一些責難的話。但「九二」陽爻得中;因而仍然可安安閒的等待,最後還是吉祥。「衍」是水向四處漫延,引伸延長、推進的意思。象徵說:水流在沙中漫延,不可急進,雖然會被責,難但忍耐最後還是會吉祥。
這一爻,強調等待必須忍耐,不可急進,不可被閒言閒語動搖。
九三:需于泥,致寇至。
象曰:需于泥,災在外也。自我致寇,敬慎不敗也。
「九三」更接近上卦「坎」的水,以「泥」象徵,隨時有陷入的危險。下卦接連三個陽爻,剛強過度,又離開中位。以災害的程度來說,已相當於隨時會有外敵來襲的狀態了。
「象傳」說:上卦「坎」的危險,雖然還沒有到來,但妄進就會自己招來災難;所以,必須謹慎,才不會失敗。
這一爻,強調愈接近危險,愈應當謹慎,不可妄進,以免!自招禍。
六四:需于血,出自穴。
象曰:需于血,順以聽也。
「六四」已經進入上卦「坎」的險,可能造成傷亡;所以,用等待在「血」中象徵。不過,「六四」陰爻陰位,雖然柔弱但得正;因而,不會輕舉妄動,不久就會由陷入的「穴」中走出。「象傳」說:陷入穴中時,應當用柔,順應變化,最後才會脫險。
這一爻,強調陷入危險,不可逞強,應順應變化,才能化險夷。
水天需 

九五:需于酒食,貞吉。
象曰:酒食貞吉,以中正也。
「九五」陽爻陽位得正,在上卦得中,又是至尊的地位;所以最安全。因而,用可以安閒的飲食等待,作象徵。然而,仍然以堅持純正先決條件,才會吉祥。
「象傳」說:雖在安全中,仍然應當執著於中正的原則。
這一爻,強調在可以安全等待的狀況時,仍然不可違背中正的原則。
上六:入于穴,有不速之客三人來,敬之終吉。
象曰:不速之客來,敬之終吉。雖不當位,未大失也。
「上六」陰爻柔弱;位於上卦險的極點,已無法再等待,終於墜入穴中。「上六」與下卦的「九三」相應,「九三」連同下面的二個陽爻,本來就有勇往直前的剛強性格,因前面有險,所以等待已久,現在已經到了等待的終極時刻,因而一擁而來,以「不速之客三人」來象徵。「上六」柔弱對三位剛強的不速之客,既無力量趕走,祇有以誠意恭敬相待,才能化暴戾祥和。
「象傳」說:「不當位」,是指「上六」陰爻陰位,應該當位,但因到達「上」的極點,已進退無路,雖然在最高位,卻等於沒有地位。而且,陰爻在陽爻的上方,也反常。不過,因能以誠意對待,不會有大損失。
這一爻,強調以柔制剛的道理。
需卦,闡釋當草創時期,仍動盪不安,危機四伏,往往狀況不明,或面臨危險,必須等待時機的原則。等待需要恒心與耐心,而恒心與耐心來自信心,信心源自純正的信念。因而,在不得不等待,必須等待的時刻,更應當堅定信心,以恒心與耐心等待有利時機的來臨。這時,應當儘可能遠離危險,以策安全,而且保持距離,才能夠了解狀況。應當忍耐,不可被閒言動搖,不可急躁冒進。盲目妄進,將自己招禍。愈接近危險,愈應當謹慎。當陷入危險時,不可逞強,應當冷靜,運用柔的法則,因應變化,方可化險夷。即或在安全中,也應居安思危,把握中正的原則,謹慎戒備。總之,因應危險的最高法則,是要以柔制剛,有目的等待,正是應用柔的法則。

(水天需卦)

  上坎下乾,中存離兌,日月之明,主人聰明智慧,日在於天,正當光耀,雨澤又自天而下,日雲所蔽,欲待雲收雨散,方著其明,需者,待也,有儒者席珍待聘之義,君子則待時之象。
  需者須也,乃坤宮第七卦,名曰游魂卦,卦中缺父母,以坤卦第二爻巳火父母,伏于本卦第二爻寅木之下,寅木是飛神,巳火是伏神,木生火,火長生在寅,謂之飛來生伏得長生。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山蹇 《易經》第三十九卦 水山蹇 上坎下艮

蹇,利西南,不利東北。利見大人,貞吉。
上坎下艮,卦名稱作「水山蹇」。「序卦傳」說:「乖必有難,故受之以蹇;蹇者難也。」意思是乖異必然會遇到困難,所以在表示乖異的睽卦之後接著是蹇卦。
  「蹇」原義是跛足,引伸為前進不便、困難的意思。這一卦,下卦「艮」是山、止,上卦「坎」是水、是險,山高水深,又前面有險,遭遇困難,停止不前;所以,命名為「蹇」。屯卦因動而生難,蹇卦因止而發現難,兩者含意不同。
  依「說卦傳」解釋,坤卦在西南,艮卦在東北。但這一卦中,沒有坤卦,以卦形來說,不含西南。而實際上,『易經』中的象徵,並不固定,凡是一陽二陰的卦形,都是由坤卦演變而來。所以,上卦「坎」,也可以看作「坤」,指西南;「坤」又是地,容易行走,所以說「利西南」。下卦「艮」,指東北;「艮」是山,行走困難,所以說「不利東北」。亦即,在困難時,應當用柔,不宜用剛。
  「蹇」是困難,克服困難,需要偉大人物的協助,而且必須堅持正道,才能得救。幸而「九五」剛健中正,象徵偉大人物,「六二」以上的五爻,又都得正,所以吉祥。
《周易》卦名中含有難意的不止是蹇。如「屯」也是難。「困」也是難。程頤分辨說;「屯亦難也,國亦難也,同為難而義則異。屯者,始難而未得通;困者,力之秀;莫乃險阻艱難之義,各不同也。「屯」卦是萬事起頭難,「困」卦是力不足而難,「蹇」是有險阻而艱難。
蹇,利西南,不利東北。利見大人,貞吉。
  蹇卦,西南方有利、東北方不利。宜於進見大人,正固吉祥。
彖曰:蹇,難也。險在前也。見險而能止,知矣哉。蹇利西南,往得中也;不利東北,其道窮也。利見大人,往有功也。當位貞吉。以正邦也。蹇之時用大矣哉!
  蹇是難的意思。險難在前。遇見險難能停止不前,明智啊!蹇卦西南有利,是前往取得中位;東北不利,是道路困阻。宜於進見大人,是前往有功效。身當其位正固吉祥,是正治邦國。蹇卦的時勢功用太重大了。
象曰: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
  山上有水就是蹇卦。君子從中得到啟示,要反過來對自身進行省察,修養道德。
初六:往蹇,來譽。
象曰:往蹇來譽,宜待也。
  「往」是前進上昇,「來」與往相反,是回來停留在原處。「初六」陰爻陽位,柔弱不正,又與上卦的「六四」,陰陰不能相應,勉強前進,必將陷入上卦「坎」的危險中。前往是自尋煩惱,惟有了解當前的形勢,知道量力,返回來停留原處,以等待時機,才會得到榮譽。
這一爻,說明不可輕率冒險。
六二:王臣蹇蹇,匪躬之故。
象曰:王臣蹇蹇,終無尤也。
  「匪躬」是奮不顧身,努力向前的意思。「六二」陰爻陰位得正,在下卦中央,又與上卦同樣中正,在尊位剛健的「九五」相應,應當可以順利向前。然而,上卦「艮」是險,「九五」又正陷在險的中央;站在臣的地位的「六二」,只有冒險,不問成敗,奮不顧身前往營救。
這一爻,說明當陷入危險時,惟有奮不顧身,彼此相救,才不會遺憾終身。
九三:往蹇來反。
象曰:往蹇來反,內喜之也。
  「九三」在內卦的最上位,也是內卦惟一的陽爻,成為其他兩個陰爻的依靠。然而,「九三」與外卦的「上六」相應,一心想要昇進。可是,上位無位,「上六」柔弱無力,並不能給以援引;因而,「九三」要昇進,就艱苦了。但如果認清形勢,返回內卦,不但使內卦的兩個陰爻喜悅,而且本身也安泰。
這一爻,說明與其冒險,以求倖進,莫如退守,以求安全。
六四:往蹇來連。
象曰:往蹇來連,當位實也。
  「六四」已經踏入上卦「坎」的險地,進退兩難。但「六四」陰爻陰位得正,懷有救世救人的正義,下面的近鄰「九三」,也陽爻位得正,志同道合;這時就應當反過來與「九三」連合,才能冒險犯難,拯救世人。「象傳」說:「當位實也。」兼有「六四」得正與誠實的含義。
這一爻,說明冒險犯難,應當結合同志,充實力量。
九五:大蹇朋來。
象曰:大蹇朋來,以中節也。
  「大蹇」是非常艱難。「九五」在君位,但陷入上卦險的正中央,形勢非常艱難。不過,「九五」剛健中正,在非常艱難中,必定會有中的同志,前來營救,那就是「六二」。在這一卦中,形勢良好時,也從不說吉,因為還沒有脫離險境,不能斷言是吉是凶。「象傳」說:由於堅守中正的節操,所以會有同志,前來救援。
這一爻,說明德不孤,必有鄰,得道多助的道理。
上六:往蹇來碩,吉﹔利見大人。
象曰:往蹇來碩,志在內也。利見大人,以從貴也。
  「上六」是這一卦的終極,要前進也沒有地方可去,徒然自尋煩惱,所以艱難。但回頭遷就「九五」,共挽時艱,就會有豐碩的成就。到此處艱難已經過去了,所以才說吉祥。偉大的人物,指「九五」;要遇到這樣剛健中正的人物,才有利。
  「象傳」說:這是「上九」的意向,傾向下方的「九五」,追隨在君位高貴的「九五」,才會吉祥有利。
這一爻,說明克服困難,應當與賢能結合。
  蹇卦,闡釋處困境的原則。乖離,必然遭遇困難,面對危險,應當用柔,不宜用剛;應當積極謀求對策,不可退縮;應當反省,堅持正義;應當充分了解狀況,而且量力,當然不能輕率冒險。一旦陷入危險,就惟有奮不顧身的彼此相救才能脫險。明知有困難,冒險僥倖,莫如退守自保,先求安全,再尋出路。必須冒險犯難時,也應當結合同志,增強力量。尤其堅持正義,得道多助,才能感召同志,應當結合賢能,追隨賢能,才能轉危為安。

(水山蹇卦)
  上坎下艮,中存離坎,日月之明,水火相濟,是卦也,水澤所行,為艮所止,陽明欲麗,為坎所陷,水所折而不通,日虧昃而不耀,君子得之,則為蹇難之象。
  蹇者難也,卦中缺妻財,以兌卦第二爻卯木妻財,伏于本卦第二爻午火之下,午火是飛神,卯木是伏神,木生火,謂之伏去生飛,名為泄氣。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地水師 《易經》第七卦 地水師  上坤下坎

師,貞,丈人,吉無咎。
師卦的卦畫組合是下面一個三爻的坎卦,上面一個三爻的坤卦,坤為地,坎為水,所以傳統稱作坎下坤上,地水師。《序卦》云:「訟必有眾起,故受之以師。師者,囚也。」意為「爭訟必定會有眾人起來相鬥,故在訟卦之後接著是師卦。師是眾的意思。《雜卦》說:「比樂師憂。」比卦喜樂,師卦憂苦。師是古代軍隊的一級編制,名稱沿用到現在。按《周官·大司馬》記載,古代軍隊的編制是藏兵于農,每戶出一人,五人為一伍,由下士任伍長;五伍為一兩(二十五人),由中士任兩司馬;四兩為一卒(一百人),由上士任卒長;五卒為一旅(五百人),由下大夫任旅帥;五旅為一師(二千五百人),由中大夫任師帥;五師為一軍(一萬二千五百人),由卿任軍帥。師有二千五百人,故有囚多的意思。師是軍隊的編制,故有軍隊的意思。軍隊用以作戰,故師有戰爭的意思。戰爭給人們帶來的是災難,故有憂苦的意思。
這一卦,祇有「九二」是陽爻,在下卦的中央,被上下五個陰爻圍護;所以,「九二」是統帥,五個陰爻是士兵。「九二」剛強,在下層,握有實權;「六五」柔和,高高在上;象徵君王任命統帥,以擴張軍勢。所以,這一卦命名為「師」。
「丈人」指老成持重的人物。軍隊的運用原則,必須「貞」,以堅持正義為條件。亦即,必須聽從天命,符合眾望,討伐邪惡,伸張正義。所以,必須以正義、中庸、老成持重的人物統帥,才會吉祥,沒有過失與災禍。「孫子兵法」說:「武力是凶惡的工具,戰爭為不得已的手段,關係著人民的生命,國家的存亡;」如果以小人為統帥,一味貪功好戰,縱然戰勝,也將帶來災禍。
彖曰:
師,眾也,貞正也,能以眾正,可以王矣。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以此毒天下,而民從之,吉又何咎矣。
初六:師出以律,否臧凶。
象曰:師出以律,失律凶也。
「律」指軍律。「否」是惡,「臧」是善,「否臧」即善惡得失。
「初六」是師卦的第一爻,象徵軍隊出發作戰的階段。戰爭以開始的階段最重要,必須以嚴格的軍律統制;否則,不論勝敗都是凶,告誡開始應特別慎重。
這一爻,強調嚴格軍律的重要性。
九二:在師中,吉無咎,王三錫命。
象曰:在師中吉,承天寵也。王三錫命,懷萬邦也。
「九二」是這一卦中唯一的陽爻,位於下方,得到許多陰爻的信賴。又在下卦的中位,象徵剛毅、中庸,軍隊有鞏固的領導中心,這樣當然吉祥,不會有過失災禍。
「九二」又與至尊的「六五」,陰陽相應,得到君王的寵信,三度賜給褒揚的榮譽。
「象傳」說:這是依賴統帥的力量,以安撫使萬國信服。「三命」,依『周禮』是指「一命受職,再命受服,三命受位。」
這一爻,強調統帥剛毅中庸的重要性。
六三:師或輿尸,凶。
象曰: 師或輿尸,大無功也。
「六三」陰爻陽位不正,象徵缺乏統御才能,卻又剛愎自用。位置不中,象徵統帥行動乖張,輕舉妄動,必然失敗。這樣,也許將軍的屍體,要用車載回來了,當然凶。
「象傳」說:這是由於好大喜功,結果適得其反。
這一爻,說明統帥不中不正的嚴重後果。
六四:師左次,無咎。
象曰:左次無咎,未失常也。
「左次」是到左方的意思。兵法的原則,佈陣要使低地在左前方,才能攻擊便利,而且有速度;高地要在右後方,可以當作防禦的據點。「左次」就是到達高地的左方,使高地右後方佈陣。
「六四」陰柔,又不在中位,本來無戰勝的可能。可是,陰爻陰位得正,又在下卦「坎」的險阻的前方,象徵知道量力,於安全地帶佈陣,據守高地,而不輕舉妄動;所以說無咎。「象傳」說:這是由於不違背常規。
這一爻,強調統軍應以安全為首要,不可違背常規。
六五:田有禽,利執言,無咎。長子帥師,弟子輿尸,貞凶。
象曰:長子帥師,以中行也。弟子輿師,使不當也。
「田」是狩獵,「禽」是獵獲物。「執言」是發表意見,責難對方的過錯,加以聲討的意思。
「六五」是這一卦的主體,陰爻,在上卦中央至尊的位置,柔順、中庸,不會主動發動戰爭,祇有在不得已時應戰;因而必勝,所以,用打獵獵獲的野獸,象徵勝利鹵獲的戰利品。這種軍隊,有利於仗義執言,不會有災禍。「長子」比擬大人物,指「九二」。「弟子」是次子以下,比擬小人物,指「六三」「六四」。戰爭,祇可交由一位統帥,全權指揮作戰,既然任命有才能的統帥,卻又讓一些小人參與,必然失敗。因而,用長子統帥軍隊,弟子們的屍體,卻用車裝載回來了,當作比喻。在這種指揮不能統一的狀況下,即或動機純正,結果也是凶。
「象傳」說:以長子統帥軍隊,可以戰勝,因為行動能夠把握中庸的原則。但如果再讓弟子們參與,就成為任用不當,必然失敗,要裝載屍體回來了。
這一爻,調強統帥權統一的重要性。
上六:大君有命,開國承家,小人勿用。
象曰:大君有命,以正功也。小人勿用,必亂邦也。
「上六」是「師」亦即軍隊的終極點。戰爭結束,君王論功行賞,頒布命令,有人封為侯,賜以土地,開創戰時出千輛戰車的「千乘」大國;有人被任命為卿、士、大夫,賜以土地,世襲戰時百輛戰車的「百乘」的家。但小人則不可以使其成為擁有國家或獲得政治權力。上卦「坤」是土,所以象徵分封土地「開國承家」。
「象傳」說:君王頒布命令,是為了公正的論勁行賞。小人不可以重用,是因為必定會使國家陷於混亂。
這一爻,強調小人不可使其形成政治勢力。
師卦,闡釋由爭訟終於演變成戰爭的用兵原則。戰爭是凶惡的工具,關係著人民的生命,國家的存亡,所用兵必須慎重。軍隊必須是正義之師,統帥必須中庸、公正,老成持重,不可好戰喜功。戰爭必須得到人民的支持,才能戰無不勝。
  用兵的原則,首重紀律嚴明,統帥必須剛健中正思威並重,不可剛愎自用。作戰應以安全為首要,指揮權必須統一。小人不能重用,即或有戰功,也不可使其擁有政治權力。
這一卦的占斷,凶多吉少。強調兵者凶器,告誡用兵必須慎重。

(地水師卦)

  上坤下坎,中藏有震,雷出於地,震搖山嶽,命令下行,雷一動而雨澤施,浸潤萬物,剛中而應,行險而順,主為人出眾,敢為服眾,有待作守,君子則為師眾之象。
  師者眾也,乃坎宮之末卦,名曰歸魂卦,卦中財官父兄子俱全,不須尋伏。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地比《易經》第八卦 水地比  上坎下坤

比:吉。原筮元永貞,無咎。不寧方來,后夫凶。
  卦畫結構坤下坎上,傳統稱作水地比。這一卦,與師卦上下完全相反,彼此是「綜卦」,戰與和,相互為用。
  「序卦傳」說:「師者眾也,眾必有所比,故受之以比;比者比也。」比是親比的意思。《雜卦》說:「比樂師憂。」意為,比卦喜樂,師卦憂苦。比的本義是互相靠近,字形是兩個人挨近一起。
  「比」相親相輔,擇善依附的意思。「師」是群眾。群眾在一起共同生活,必須相親相愛,互助合作,服從領袖,才能和諧圓滿;所以,在師卦之後,接著是比卦。
以卦形來說,這一卦的主體是「九五」。「九五」陽剛,在上卦至尊的中位,陽爻陽位,至中至正,上下又有五個陰爻追隨,象徵在一個團體中,群眾依附領袖的形象。任何團體,人人相親相愛,互助合作,追隨領袖,和平共處,當然吉祥。卦爻辭裏所用的挨近、親靠、喜樂、歸附、互助等義,都是在卦名親比意義上的引伸義。
  「原筮」是古代的占卜方法,有初筮或再筮等不同的解釋,「元」是始與善的意思。相親相輔的原則,就是用卜筮來驗證,也是具備元始,永遠堅貞的德行,不會有災難。看到其他的人都前去依附,心裡不安寧,這才前去,像這些遲來的人,就會有凶險。所以,擇善依附,不可遲疑。
  卦辭「比吉」,是對比卦的斷詞,意為比卦是個吉祥的卦。「原筮」,「原」是推原考察,筮是占筮。意為,在天下從戰亂直向安定,聖明的天子已居正位的時候,要用占筮的方法考察一下,該用什麼樣的方略親比諸侯,如何建邦立國。從象上說,下卦坤為地,故為田原;上卦坎為龜,龜用以占筮,故為占筮,合在一起是「原筮」。比卦接著師卦而來,師卦是用師作戰,是天下合久必分;比卦是從戰爭中走向統一,是天下分久必合。全卦只有九五一個剛爻,又佔據九五之尊,其餘五個柔爻都要歸附九五,正是天子改朝建國的時候,要決定建國方略。如何決定,要用占筮的方法看看天意如何,「原筮」的取義是用占筮考察一下,作為確定建國方略的依據。「元永貞」,元是始,永是久,貞是正。是新的朝代開始建立,要永久,要正固。  「無咎」是說有一定的困難,但無害。「不甯方來」,指剛從師卦過來。師卦是用師時期,不安寧,到了比卦才安寧下來。「方」是剛才的意思。是剛從不安寧的局勢下走過來。「後夫凶」指的是上六。上六從剝卦的六五升為比卦的上六(剝六五六五升到上位變比)。剝的上卦是艮,艮為背,上六到背後去了,又在全卦窮極之處,故有凶。取義是說,後來歸附親比的小國有凶。
彖曰:
比,吉也,比,輔也,下順從也。原筮元永貞,無咎,以剛中也。
不寧方來,上下應也。后夫凶,其道窮也。
初六:有孚比之,無咎。有孚盈缶,終來有他,吉。
象曰:比之初六,有他吉也。
「孚」是信實,「缶」是盛酒的瓦器。「初六」是比卦開始的第一爻,說明人人相親相輔,應由誠信開始,才不會有過失。如果誠信像裝滿甕中的酒,必然就會有人前來依附,得到意外的吉祥。
這一爻,說明相親相輔,應由誠信開始。
六二:比之自內,貞吉。
象曰:比之自內,不自失也。
「六二」陰爻陰位,在下卦中位,又與上卦的「九五」陰陽相應;因而,柔順、中正、上下呼應。「內」指在下卦內;是說相親相輔,應發自內心,不可失去主動性,堅持純正的動機,必然吉祥。
這一爻,說明相親相輔,動機應當純正。應發自內心,要求主動。
六三:比之匪人。
象曰:比之匪人,不亦傷乎!
「六三」陰柔,不中不正,上下爻以及應當相應的「上六」,又都是陰爻,以致陰陰相斥,所要親近的人,都不是應當親近的人,怎能不令人傷心!
這一爻,說明相親相輔的對象,應當有選擇。
六四:外比之,貞吉。
象曰:外比於賢,以從上也。
「六四」應當與下卦的「初六」相應;但同性相斥,以致不能呼應;於是,轉向外面尋求,與「九五」相親。「之」指「九五」。
何況「六四」陰爻陰位「得正」,與陽剛、中正、又在尊位的「九五」相親,是執著於正道。所以,動機純正堅定,當然吉祥。
「象傳」說:向外與賢明的人親近,是要追隨比自己高尚的人。
這一爻,強調應依附賢明高尚的人。
九五:顯比,王用三驅,失前禽。邑人不誡,吉。
象曰:顯比之吉,位正中也。舍逆取順,失前禽也。邑人不誡,上使中也。
『史記』「殷本紀」中記敘:殷湯王在田野中,聽到四面張網的人在禱告:「天下四方,都進入我的網吧!」湯王認為,這將使天下的禽獸,被趕盡殺絕,就撤去三面網,只留下一面,並且禱告說:「要往左的就往左,要往右的就往右,命中註定屬於我的,就進入我的網吧!」『禮記』「王制」中,也有「天子不合圍」的說法;亦即,天子狩獵,只由三面趕禽獸,稱作「三驅」,捨棄往前方逃的,只捕可殺迎面來的,所以說「失前禽」。「象傳」用「捨逆取順」解釋。
「邑」是市鎮。「九五」是這一卦的主體,唯一的陽爻,剛健中正,又在尊位;因而,其他的陰爻,都來親近依附,這是最顯著的相親相輔。所以,用王者狩獵來象徵,祇有三面包圍,來者不拒,去者不追,態度寬宏無私。本著這種合乎中庸的原則,仁至義盡的態度,地方上的人們,就不會恐懼戒慎,當然吉祥。
這一爻,說明親比不可強求,應感化使其自動自發。
上六:比之無首,凶。
象曰:比之無首,無所終也。
「上六」陰柔,已達到這一卦的極點「上位無位」的位置,又缺乏剛毅,不具備成為領袖的條件,無法得到屬下的擁戴與親近,所以結果凶險。
這一爻,說明相親相輔,應貫徹始終。
比卦,闡釋親愛精誠的道理。物以類聚,形成群體,必須相親相輔,在剛毅中正的領袖領導下,和平相處,才能精誠團結。這是創造共同幸福的根本,永遠正當的真理,不可以遲疑。
相親相輔的原則,應以誠信為本,發自內心,採取積極主動的態度。但動機必須純正,親近的對象,必須擇善固執,遠惡親賢。而且應當寬宏無私,包容而不可強求。更應當一本初衷,貫徹始終,才能夠精誠團結,一片祥和。

(水地比卦)

  上坎下坤,中存乎艮,山中地,地中山,正類謙光四益,蓋山地之上皆水,草木受潤,上險下順,外縱行險,內順從之,則其險何所施焉,縱或為險,又知所止,無非柔順和樂,君子則為比和之象。
  比者和也,乃坤宮之末卦,名曰歸魂卦,卦中財官父兄子俱全,不須尋伏。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風井《易經》第四十八卦 水風井 上坎下巽

井,改邑不改井,無喪無得。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贏其瓶,凶。
坎上巽下,卦名稱作「水風井」。井卦是與困卦形象完全相反的「綜卦」。「序卦傳」說:「困乎上者必反下,故受之以井。」意思是上升而受困一定會返回到下邊來,所以困卦之後接著是井卦。
  這一卦,上卦「坎」是水,下卦「巽」是入,水桶進入於井中汲水,所以象徵井。村落可能有變遷,但井不會變動,人們來來往往汲水,而井水則依然潔淨不變。汲水的瓦瓶,幾乎到達水面時,因為吊繩沒有完全伸開,以致阻擾,使瓦瓶翻覆破裂,所以凶險。亦即,用賢的道理永遠不變,用賢無功也不會有過,人事管道。應暢通無阻,造福人民的工具,不可毀棄;引伸為處理事務,應當遵循過去的成例,不可以任意變更,這樣,就是沒有功,也沒有過,進退就不會有改變。另一方面,也應當謹慎小心,貫徹始終,不可功虧一簣。
井,改邑不改井,無喪無得。往來井井。汔至亦未繘井,贏其瓶,凶。
  井卦,村邑改遷,井並不改遷。沒有喪失,也沒有獲得。往來有秩序。快提上水來還未提到井上的時候,挂住打水的陶罐,凶。
彖曰:巽乎水而上水,井。井養而不窮也。改邑不改井,乃以剛中也。汔至亦未給井,未有功也。贏其瓶,是以凶也。
  進入水下而向上提水,就是井卦。井養育人而永不窮竭。村邑可以遷移,井並不能遷移,是因為剛爻居中。快要提上來還未到井上,是還沒有成功。挂住陶罐,因此有凶。
象曰:木上有水,井。君子以勞民勸相。
木上有水就是井卦。君子從中得到啟示,要慰勞民眾,鼓勵幫助別人。
初六:井泥不食,舊井無禽。
象曰:井泥不食,下也。舊井無禽,時舍也。
  「禽」即擒,是獵獲,有獲得的意思;又解作禽獸,或水棲動物。
  在這一卦,剛爻象徵井水湧出,往上昇進,吉祥。「初六」是陰爻,在最下位;所以,相當於井底的泥沙。井中祇有泥沙,沒有水,當然不能供給飲水,像這種舊井,不能獲得水,或是沒有水棲動物,也解作沒有禽獸來飲水。
  「象傳」說:井中有泥,不能飲,是指「六」在最下方。舊井不能獲得水,因為時間的演變,被捨棄了。
這一爻,說明不合時宜的人,將被淘汰。
九二:井谷射鮒,瓮敝漏。
象曰:井谷射鮒,無與也。
  「谷」字是一半水與水字組成,水的出口的意思。「鮒」是鯽魚,也說是蝦蟆。
「九二」剛毅中庸,象徵湧出的水,可是,與上卦的「九五」不相應,而與下面的「初六」陰爻鄰接,以致井水漏失,不能上昇,殘留在井底的水,祇能供鯽魚等小魚生存,就像漏水的破瓦甕,失去了效用。
九三:井渫不食,為我民惻,可用汲,王明,并受其福。
象曰:井渫不食,行惻也。求王明,受福也。
  「渫」是將井中的泥沙挖出,使井水清潔。「九三」陽爻陽位得正,在下卦的最上位,不是井底的泥沙,已是清澈的水,但不能飲用,未免可惜。這是可以汲取飲用的水,猶如有賢士在野,卻沒有人能用他,明智的君王,就應當將這些賢士,提拔任用,無論對君王,對賢士,都是幸福。「象傳」中的行惻,是說行人都覺得惋惜的意思。
這一爻,說明應當求賢,發掘人才。
六四:井甃,無咎。
象曰:井甃無咎,修井也。
  「甃」是修理井的內壁。「脩」即修。「六四」陰爻陰位得正,但柔弱無力,不能大量供水,這是因為正在修理井壁,不久就可以修好,不會有災難。亦即自己應當進修,充實自己,不會沒有出頭之日。
這一爻,說明賢者應進修充實,以等待時機。
九五:井冽,寒泉食。
象曰:寒泉之食,中正也。
  「冽」是潔。「九五」剛毅,表示水大量湧出;而且中正,象徵井圓滿的供應飲水的功能,使人人都有清潔冰冷的泉水可飲。亦即,具備剛毅中正的德性,能普遍施惠給眾人。
這一爻,說明應當使賢人為全民造福。
上六:井收勿幕,有孚無吉。
象曰:元吉在上,大成也。
  「收」是汲取,「幕」是蓋子。「上六」是井卦的最上位,象徵由井中將水取上來,到達最上位,使井的功能,完全發揮。井水既然汲取不盡,就勿須加蓋,以開放給眾人使用。然而,必須可靠,確實能夠源源不絕的供水,給人以最大的便利;亦即,當人在最高位時,就應當始終誠心誠意的為民服務,才是最大的善行,也是最大的吉祥。
這一爻,說明當賢者在位時,應當為民服務。
  井卦,闡釋用賢的道理。當在窮困中,就必須起用賢能,方足以振弊起衰。賢能被遺棄在民間,是莫大的人才浪費,但卻往往人事管理阻塞,以致不能任用;因而,當政者必須時刻留意發掘人才,蔚為國用,以造福全民。而賢能的人,也應當誠心誠意,不斷進修,充實力量,以服務人民為己志;否則,也會因不合時宜而被淘汰。

(水風井卦)
  上坎下巽,中存離兌,井之中有水,其來不竭,井深而脈長,則日以華麗,春水溫則風暖,夏水熱則風溽,秋水冷則風清,冬水寒則風洌,井之德有常而不變所守,君子則為井之象。
  井者靜也,卦中缺兄弟子孫,以震卦第二爻寅木兄弟,伏于本卦第二爻亥水之下,亥水是飛神,寅木是伏神,水生木,木長生在亥,謂之飛來生伏得長生,以震卦第四爻午火子孫,伏于本卦第四爻申金之下,申金是飛神,午火是伏神,火剋金謂之伏剋飛神,名為出暴。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澤節《易經》第六十卦 水澤節 上坎下兌

節,亨。苦節不可貞。
坎上兌下,卦名稱作「水澤節」。節卦與渙卦是「綜卦」,換言之與節制,相反相成。「序卦傳」說:「物不可以終離,故受之以節。」意思是事物不可以長久離散下去,所以在表示離散的渙卦之後接著是節卦。
  「節」是竹節,一段段分開,有止的意思,節制、節儉、節操等,都有止的含意。這一卦,下卦「兌」是澤,上卦「坎」是水,水流入澤中,過度就會溢出,應加以節制;所以稱作節卦。節制是美德,因而亨通;但節制如果過度,就會使自己吃苦,不論過度的節約,或過分狹窄的節操,都是如此。因而。這種過度的苦節,不可以當作常則。
  節是渙的覆卦,渙由否變來,節由否的覆卦泰變來。虞翻說「泰三之五,天地交也。」意思是說,節卦是在泰卦的基礎上變化了的形態,是泰卦的九三上升到五位,也就是泰卦下乾天、上坤。也的交流。即:泰九三與六五交換位置,變出節卦。彖辭說「剛柔分而剛得中」,證明虞氏的說法可從。
節,亨。苦節不可貞。
  節卦亨通,苦苦節止,不可以正固。
彖曰:節亨,剛柔分而剛得中。苦節不可貞,其道窮也說以行險,當位以節,中正以通。天地節而四時成。節以制度,不傷財,不害民。
  節卦亨通,剛爻與柔爻的群體分離而剛爻取得中位。苦苦書止不可以正固,是因為道處窮困。喜悅而去行險,居於當位來節止,中正而能通順。天地有節止才形成四季。用制度來節止,就可以不損傷財物,不禍害百姓。
象曰:澤上有水,節。君子以制數度,議德行。
  大澤上有水就是節卦。君子從中得到啟示,要制定數量上的限度,評議人的道德行為。
初九:不出戶庭,無咎。
象曰:不出戶庭,知通塞也。
  「戶庭」是房屋的門外,圍繞房屋的庭院,亦即內院。
「初九」陽剛得正,有出人頭地的能力,但正當節卦的開始,還不是適當的時機。因而自我節制,不走出內院,能夠如此慎重,就不會有災難。
「象傳」說:這是因為能夠看破,知道時機還沒有到來,通路被阻塞。「繫辭傳」又引伸說,這是言語謹慎;因為下卦「兌」有說的象徵。
這一爻,說明首先應當自我節制,言語行動謹慎。
九二:不出門庭,凶。
象曰:不出門庭,失時極也。
  「門庭」是大門內的庭院,亦即外院,比戶庭更接近外面。初爻還不是應當外出的時機,但「九二」陽剛,得中,已經可以外出。然而,卻因為陽爻陰位不正,在上卦沒有應援,不知道融通,仍然節制,不走出外院。所以「象傳」說:這是極端喪失時機,應當外出而不外出,所以凶險。
這一爻,說明過度節制,就會失去時機。
六三:不節若,則嗟若,無咎。
象曰:不節之嗟,又誰咎也。
  「六三」陰柔,意志薄弱,又不中不正,以致不能節制,造成不得不嘆息的結果。「無咎」在此不當沒有災難解釋,而是如「象傳」所說的,咎由自取,又能責怪誰呢?
這一爻,說明應當節制而不能節制,則自取其咎。
水澤節 L2.7
六四:安節,亨。
象曰:安節之亨,承上道也。
  「安節」,是說並非勉強,而是心安理得的節制。「六四」柔順得正,在上方承接這一卦的主體「九五」,受其感化,體認到順應自然而節制的道理,能夠心安理得的節制,所以亨通。
這一爻,說明節制應順其自然,不可勉強。
九五:甘節,吉﹔往有尚。
象曰:甘節之吉,居位中也。
  「甘節」與「苦節」相對,是甘美愉快的節制。「九五」陽剛中正,在君位,正是「彖傳」中所說的「當位以節,中正以通」。以王者的地位,節制天下,以中正的德行,使其暢通無阻,愉快的節制自己的欲望,使他人在被節制時,也能愉快的接受,所以吉祥。這樣就可以進一步採取積極行動,建立受人尊敬的功績。「象傳」說:這是在君位又得中的緣故。
這一爻,說明節制應以中正的德行,以身作則,倡導於無,才能使人人樂於接受,而能有所做為。
上六:苦節,貞凶,悔亡。
象曰:苦節貞凶,其道窮也。
  上六是節卦的極點,極端的節制,因而痛苦。「貞凶」與「卦辭」的「不可貞」相同,是說堅持下去。就有凶險。「悔亡」的解釋,也不相同,是說應知悔改,凶險才會消失。「象傳」說:像這種過分使人痛苦的節制,在道理上就行不通。
這一爻,說明過度的節制,造成反效果。
  節卦,闡釋節制的原則。節制是美德,盲目突進,就有危險;欲望無窮,難以滿足;必須節制,使其不踰越常規。但節制過與不及,都將造成傷害,必須恰如其分。節制,必須自動自發,明辨是非,行動謹慎,自我節制,並且使其適當。不應當節制而節制,將喪失活力,失去時機。應當節制而不節制,必然造成傷害。節制應順其自然,不可勉強;應以中正的德性,以身作則,倡導於先,使其蔚為風氣,必然人人樂於接受。如果矯枉過正,極端節制,不論節約或節操,都將達到令人痛苦的程度,必然阻塞不通、違背常則,難以貫徹,反而造成反效果。

(水澤節卦)
  上坎下兌,中存艮震,山之下雷聲一動,蟄蟲皆甲出露其狀,而又得水澤以潤之,物皆受其利,必有成功之日,造化至此,萃露於中,又為艮所遏,方欲升進,艮又止之,凡事多阻,君子得之,則為阻節之象。
  節者止也,卦中財官父兄子俱全,不須尋伏。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水火既濟《易經》第六十三卦 水火既濟 上坎下離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坎上離下,卦名稱作「水火既濟」。「序卦傳」說:「有過物者必濟,故受之以既濟。」意思是具有超過其他事物的地方,必定會成功,所以在小過之後接著是既濟卦。「濟」是渡河,有成的含義;「既濟」即既成,已經成功的意思。能夠超越一切,必然成功。
  由卦形來看,這一卦,陽爻都在奇數位置,陰爻都在偶數位置,全部得正,形象最完整,象徵成功,稱作既濟卦。然而,造物的微妙,正在於此,陰陽錯綜複雜,才能產生變化,生生不息;過於完整,反而僵化,以致喪失積極奮發的活力,不能再有大的作為,祇有小事,勉強還能亨通。凡事在成功之後,跟著來的,必然是頹廢鬆懈,趨向沒落;因而,必須堅守正道,繼續奮發努力,才能有利。當作功來臨,在極端興奮中一切顯得吉祥;然而,物極必反,終久又將陷入混亂,以告誡守成的艱難。
  這一卦的「卦辭」,並不吉祥,以下六爻的占斷,也都有警惕的語氣。宇宙間一切最美滿的事物,也愈隱藏著危機;由這一卦,就可以看出『易經』含義的深長。
既濟,亨小,利貞。初吉終亂。
  既濟卦,亨通小的方面。利於正固,開初吉祥,最終會亂。
彖曰:既濟亨,小者亨也。利貞,剛柔正兩位當也。初吉,柔得中也。終止則亂,其道窮也。
  既濟卦亨通,是小的方面亨通。利於正固,是剛柔爻位置正而得當。開初吉祥,是柔爻取得中位。終止則會亂,是道路窮盡。
象曰:水在火上,既濟。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
  水在人的上邊就是既濟補。君子從中得到啟示,要慮及憂患,早作預防。
初九:曳其輪,濡其尾,無咎。
象曰:曳其輪,義無咎也。
  「濟」是渡河的意思;這一卦,也就以這一含義發揮。『孟子』「離婁下」中也曾提到,鄭國的子產,用他的車使人渡河。在後面拖在車輪,車就不能任意前進,可以控制;狐狸渡河,翹起尾巴,也會打濕,必須當心;因此,在渡河當初,就應當慎重思考,適當的節制,才能無咎。「初九」在這一卦的最下方;所以,相當於車輪、狐尾。
這一爻,說明當成功之後,更應當慎重,想到一切可能的後果,預先適當的防止。
六二:婦喪其茀,勿逐,七日得。
象曰:七日得,以中道也。
  「茀」也寫作?,婦女的首飾。「六二」中正,是下卦「離」光明的主爻;又與上卦「九五」陽剛中正的君位相應;應當有出人頭地的機會。然而,「九五」的君王,正當功成名就,躊躇滿志的時刻,並不急欲尋求在野的遺賢,以致「六二」懷才不遇,就像婦女遺失了首飾,不能打扮,顯露才華。不過,也不必積極去尋找,過了七日,遺失的首飾就會出現;時機就會到來。為什麼說七日?因為一卦由六爻構成,一爻代表一日,「六二」在經過一巡之後的第七日的位置。
  「象傳」說:「六二」在下卦中位,能夠實踐中庸之道,雖然失去重要的機會,仍然可以得到。
這一爻,說明成功之後,適當節制,也許會有一時的損失,但結果將更圓滿。
九三: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小人勿用。
象曰:三年克之,憊也。
  「高宗」是殷代中興的英明帝王,名武丁。「鬼方」是殷代邊疆的異民族。根據在河南殷都廢墟出土的卜辭,高宗時代,曾經與苦方、土力等國,發生戰爭;也說鬼方就是苦方;一說是後來的匈奴。
  從前殷高宗討伐鬼方,經過三年的苦戰,才得以戰勝,但對有戰功的小人,祇給以重賞,不予重用。「九三」剛爻剛位,非常剛強,所以用高宗比喻。「象傳」說:三年才戰勝,當然疲憊不堪,以警惕不可輕率用兵。
這一爻,再強調有功的小人絕對不可以使其在政治上形成勢力。
六四:儒有衣袽,終日戒。
象曰:終日戒,有所疑也。
  「繻」是棉衣,「袽」是破衣,經過前一爻的長期戰爭,衣服已經破爛。「六四」柔爻柔位,具備凡事細心,設想周到的性格,正如「大象」說的,思患能夠預防。這樣雖然不一定吉祥,但事先預防,可使之使災禍發生的可能性減低。在這一卦中,醞釀著危機,能夠做到這一地步,已經不容易。
  「象傳」說:在既濟的時刻,應當經常疑懼災禍的來臨,必須終日戒備,以策安全。
這一爻,告誡成功不可自滿,更應當戒慎恐懼,時刻戒備。
九五: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禴祭,實受其福。
象曰:東鄰殺牛,不如西鄰之時也﹔實受其福,吉大來也。
  「禴祭」是夏祭,五穀還沒有豐收,祭祀簡單。東是陽的方位,「九五」在東方,西是陰的方位,「六二」在西方。「九五」在這一卦的君位,事業既成,天下太平,已經看不出進步,甚至越過巔峰狀態,正趨向沒落,當然不如剛出頭的「六二」,奮發有為。所以,用東鄰殺牛,舉行盛大的祭祀,反而不如西鄰虔誠的簡單祭祀,得到神的降福。
  「象傳」則作吉凶兩面的解釋;當功成名就的時刻,仍應一本創業時的初衷,繼續奮發努力,吉祥才能大來,否則就要沒落了。
  這一爻,說明成功不可自滿,應當一本初衷,繼續奮發努力,才能保全既有的成就。
上六:濡其首,厲。
象曰:濡其首厲,何可久也。
  「上六」在最上位,相當狐狸的頭。這一卦「坎」是水,「上六」在水的最上方,是頭浸到水的形象。「上六」陰弱,冒險渡河,就像狐狸渡河,頭浸到水,當然凶多吉少。所以「象傳」說,這樣怎麼能長久呢?
這一爻,說明不可被成功沖昏了頭,盲目衝進,招致危險。
  這一卦,名稱是「既濟」,已經功成名就,但占斷卻不吉祥;『易經』的含意,極為深長。成功,確實是令人興奮的時刻;然而,物極必反的法則性,卻難以違背;創業固然艱難,守成更加不易。當創業時期,朝氣蓬勃,人人奮發有為,可是,一旦成功,就會驕縱得意忘形,滿足現狀,以致暮氣沉沉,不可能再有大的作為;終於,內憂外患,接踵而來,導致混亂,土崩瓦解。大自然的奧秘,就在於錯綜複雜,推演變化於無窮,始能生生不息。極度完成,變化法則就失去彈性,反而僵化,喪失積極奮發向前的活力,趨向沒落。所以,一切最美滿的事物,愈潛伏著極大的危機。

(水火既濟)
  上坎下離,中存離坎,有日月之明,存乎其中,水在火上,下發其焰,鼎沸物熱,事無相違,中存互體,既亦如此,水能澣濯而清潔,火能照耀而光明,二氣相感,以成其功,君子得之,則為既濟之象。
  既濟者合也,卦中缺妻財,以坎卦第三爻午火,伏于本卦第三爻亥水之下,亥水是飛神,午火是伏神,火絕於亥謂之伏神絕于飛爻也。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地雷復《易經》第二十四卦 地雷復 坤上震下

復,亨。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復其道,七日來複。利有攸往。
坤上震下,卦名稱作「地雷復」。復卦與剝卦是「綜卦」,一剝一復,相互作用。卦形則上下相反。「序卦傳」說:「物不可以終盡,剝窮上反下,故受之以復。」意思是事物不能一直剝蝕到最後全部盡淨,從上剝蝕到極點,又會反到下邊複生出來,所以在剝卦之後接著是複卦。
由卦形來看,就可以了解,剝卦的「上九」剝落,成為純陰坤卦代表十月的;這時,陽又在下方醞釀,到了十一月的冬至,一個陽爻又在「初」位出現,成為復卦。這樣陰陽去而復返,使萬物生生不息,所以亨通。由上下卦分開來看,內卦「震」是動,外卦「坤」是順,陽在下方活動,就自然而然的上昇;所以說,出入沒有妨礙,志同道合的朋友來,也沒有災難。
再由消息卦來看,一陰開始發生在五月的姤卦,逐步上昇,經過全部變成陰的十月的坤卦,到一陽復來的十一月的復卦,前後經過七個爻,將一爻看作一日,所以說:一陰發生到一陽復來,歷經「七日」。亦即,凶必定返回吉,危必定轉為安,這是自然的法則,由這一卦開始,陽剛又開始伸長,所以有利於積極行動。
複,亨。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復其道,七日來複。利有攸往。
  複卦亨通。出入沒有疾病,朋友會漸次而來,沒有咎害。在軌道上反復運行,七天會重新回來複始。前往有利。
彖曰:複亨,剛反,動而以順利,是以出入無疾,朋來無咎。反復其道,七日來複,天行也。利有攸往,剛長也。複其見天地之心乎?
  複卦亨通,剛爻又反回來,順著軌道運動行進,因此出入不會有疾病。朋友漸次而來沒有咎害,是在軌道上反復運行。七天會重新回來複始,這是天的運行法則。前往有利,是因為剛爻在向上生長。從複卦可以看到天地運行的心意吧!
象曰:雷在地中,複。先王以至日閉關,商旅不行,後不省方。
  雷在地中還沒出來,這就是複卦。先王從中得到啟示,冬至這一天鎖閉關城,商人旅客不出門行走,君王也不到四方去視察。
初九:不復遠,無只悔,元吉。
象曰:不遠之復,以修身也。
「祗」與適相同,往、至的意思。「初九」是一陽復來這一卦的主爻,在卦的開始,象徵事物在剛開始時,就是有過失,也不會嚴重,能夠改善;所以說;不要走遠就返回。
這一爻,說明在恢復時期,要及早改過,以修身的意思。
六二:休復,吉。
象曰:休復之吉,以下仁也。
「休」是美、善、喜、慶的意思,如休咎、休戚等。「六二」柔順中正,在「初九」的近鄰,正如「象傳」所說:向下附合仁德的「初九」具備返回善的美德,所以吉祥。
這一爻,說明在恢復時期,應當崇高完美。
六三:頻復,厲無咎。
象曰:頻復之厲,義無咎也。
「六三」陰柔,不中不正,又在內卦「震」亦即動的極點;所以,把持不定,頻頻犯錯,又頻頻改過,屢屢失敗,當然危險,但每次又知道改過;所以「象傳」說:應當無咎。
這一爻,說明恢復應當慎重,不可一錯再錯。
六四:中行獨復。
象曰:中行獨復,以從道也。
「行」的本義是道路,「中行」與中途相同。「六四」被包圍在群陰中,但得正,又祗有他單獨與「初九」相應,象徵與一群為非作歹的夥伴,在前進的中途,獨自返回。「象傳」說:這是為了順從正道。
這一「爻辭」沒有吉或凶的斷語。因為在復卦,陽剛還非常微弱,還不是能夠有所作為的時機,吉凶還難以判斷。然而,當在道義上不得不有所為時,吉凶就應當置之度外了。漢代的董仲舒說:「仁人正其義,不謀其利;明其道,不計其功。」剝卦「六三」與復卦「六四」的爻辭,寓意就在於此。
這一爻,說明在恢復時期,吉凶未定,必須堅持原則,為所當為。
六五:敦復,無悔。
象曰:敦復無悔,中以自考也。
「敦」即厚。「六五」在外卦「坤」的順中得中,因而,中庸柔順;又在尊位,當此返復的時刻,象徵是篤守原則,返回正道的人,當然不會有後悔。
這一爻,說明恢復必須擇善固執。
上六:迷復,凶,有災眚。用行師,終有大敗,以其國君,凶﹔至于十年,不克征。
象曰:迷復之凶,反君道也。
「上六」陰柔不正,在復卦的極點,象徵到最後還不能迷途知返,必然凶險,天災人禍相繼而來。這時如果有軍事行動,會大敗,累及國君,一直到十年之久,還不能討伐敵人。
這一爻,說明大勢已經到恢復時期,依然執迷不悟,必然凶險。
  復卦,闡釋恢復的原則。物極必反,當剝落已極時,必然又否極泰來,轉危為安,恢復到能夠有所作為的時期。恢復的原則,必須根絕過去的錯誤,重新回復到善道。恢復的法則,應當在腐敗開始,過失尚未嚴重之前,及時反省改善,否則積重難返。而且,必須徹底檢討,周詳策劃,謹慎行動,不可重蹈覆轍,一錯再錯,以致事倍功半,甚至前功盡棄,從善如流是美德;但當恢復時期,正義尚未形成力量,成敗未定,吉凶難以逆料,仁人志士,就應當特立獨行,擇善固執,不同流合污,堅持原則,不計個人利害,為所當為,盡其在我,以促使恢復時期早日到來。天道循環,大勢所趨,如果執迷不悟,必然凶險。

(地雷復卦)
  上坤下震,中存坤象,雷在地中,未能亨奮,惟利冬月生人,餘月皆致災眚,又云,陰月生人,雷未應時,當復於地中,其時未震,震驚百里,物即亨奮,君子得之,則為興復之象。
  復者反也,卦中缺父母,以坤卦第二爻巳火父母,伏于本卦第二爻寅木之下,寅木是飛神,巳火是伏神,木生火,火長生在寅,謂之飛來生伏得長生。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地天泰《易經》第十一卦 地天泰  上坤下乾

泰,小往大來,吉亨。
卦畫結構是乾下坤上,傳統稱作地天泰。這一卦,「乾」亦即天,下降到下卦;「坤」亦即地,上昇到上卦,好像不適當;但實際上,這是天地相交,地重由上下降,天輕由下上昇,才不會背離,而能密切交合,成為陰陽溝通的安泰現象,所以,命名為「泰」。
「序卦傳」說:「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意為在理想實踐之後,接著來的是安泰的局面。
《雜卦》說:「否泰反其類也。「意為,否卦與泰卦是類別相反。從卦象上講,指的是陰多與陽爻的返上複下,類別相反。從意義上講,否卦彖辭說「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否卦是天地不交,陰陽閉塞,泰卦則是天地相交,陰陽通達,也就是不閉塞。按《序卦》、《雜卦》的解釋,泰卦是通達、平安的意思。
泰,小往大來,吉亨。
「小往大來」,「小」指陰爻,「大」指陽爻;上卦「坤」是純陰的小,下卦「乾」為純陽的大。「往」是往外,「來」是入內。亦即「坤」到了外卦,為「小往」;「乾」來到內卦,是「大來」。
泰卦,從陰去陽來是小的去往,大的來到,吉祥,亨通。下卦乾為天,上卦坤為地,天地相交,萬物通達。天本在上,地本在下,而泰卦卻天在下、地在上,是上下相交,心志相同。陽爻在內卦,陰爻在外卦,這是內陽外陰。乾為健,坤為順,這是內剛健、外柔順。陽爻為君子,陰爻為小人,這是內君子、外小人。陽爻從下息長,陰爻從上消退,這是君子之道在生長,小人之道在消退。
  象曰:天地交,泰,後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下卦乾為天,上卦坤為地,天地上下相交通,就是泰卦。君王從中得到為示,要按天地的法則制定出人的法則,助成天地法則的推行,來指導民為。
初九:拔茅茹,以其彙,征吉。
象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泰卦」的爻辭,不含卦名的「泰」字,大體上都理解困難。「茹」是根相連,相互牽連的意思。「彙」是類,「以」即與。「初九」陽爻,在最下位,已是陽剛開始昇進的形象。但昇進必須結合同志,共同努力,而下卦的三個陽爻,就象徵志同道合,相互結合的同志。要拔除茅草,不能只拔除一根,必須將根部牽連在一起的同類,全部拔起。以此象徵同志間的團結,向外求發展,才能無往不利。
這一爻,告誡不可耽於安樂,仍應團結,繼續求發展。
九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
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荒」是污穢。「包」是包容。「馮河」即「暴虎馮河」,遇到虎,徒手搏擊,遇到河,泅水渡河的果敢作風。「遐」是遠。「中行」即中庸之道。
「九二」剛爻在柔位,是內心剛毅果斷,外表柔和寬大的性格。因而,對外能夠包容污穢,但有時也用泅水渡過大河的果敢手段。不遺忘疏遠的人;必要的時候,也不惜斷絕親近的人。這種寬容、果斷、不忘遠、不溺於私情,光明磊落的態度,符合中庸的原則,占斷必然是吉。
這一爻,說明保持安泰應當包容,果斷,光明磊落,剛柔並濟,把握中庸原則。
九三:無平不陂,無往不復,艱貞無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象曰:無往不復,天地際也。
「九三」已經離開「中位」,到達三個陽爻的最上方,是陽剛的極盛時期。大自然的規律,盛極必衰,否極泰來,遇而復始的循環不已。所以告誡,安泰到達極盛,必然遭遇阻塞,現在正是臨界點。因而,以沒有平坦的,無不是起伏的,沒有只往不返的情形來比擬。所以,必須覺悟,這是大自然法則的常理,應當體認,在艱難困苦中,安泰得來不易,仍然要堅持純正,一本初衷,才不會有災禍。這樣,應當得到的當會得到,自然在生活上就會幸福。「象傳」說:沒有只往不返的,這是天地間的自然法則。
這一爻,告誡物極必反,仍應一本初衷,堅守正道。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鄰,不戒以孚。
象曰:翩翩不富,皆失實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
「翩翩」是鳥輕盈飛翔的形態。「六四」已經超過「泰卦」的一半,由上昇到極根,開始回落。所以用鳥輕盈飛翔,來比擬輕率冒進,不可能保有財富。「不富」在『易經』中是專指陰爻的用語,因為陰爻的中間斷開空虛。「象傳」解釋「不富」,是說由應當在下方的陰,上昇到上方,因而喪失了實力。
不過,「六四」陰爻陰位得正,又與「九二」陰陽相應,所以能夠得到近鄰「六五」「上六」的信任,不必提出警告,就能跟隨一起行動。「象傳」解釋,這是志向相同,衷心樂意的緣故。
這一爻,告誡居安思危,仍應團結,不可掉以輕心。
六五:帝乙歸妹,以祉元吉。
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
「帝乙歸妺」在歸妺卦「六五」的爻辭中也出現。殷代天子,以「乙」為名號的很多,這是以誕生日的干支命名。「歸」是嫁。「六五」在尊位,是泰卦的主體,陰爻得中,柔順中庸,陰爻的中心空虛,又象徵謙虛。這位天子,自己謙虛,又與下方剛健的「九二」相應,是天子將妺妺下嫁給屬下有力量的人物的形象,當時吉慶。「祉」是福的意思。
「象傳」解釋,這是由於「六五」得中,能夠把握中庸的原則,信任剛中有才能的「九二」,將自己的理想,交由他去實現。
這一爻,說明在安泰時期,更應當選賢與能。
上六:城復于隍,勿用師。自邑告命,貞吝。
象曰:城復于隍,其命亂也。
「隍」是城下的溝。「上六」已是泰卦的極點,盛極而衰的時刻。平坦有了起伏,往必然有返,用溝中的土堆積而成的城堡,也終於崩塌,又使溝恢復到原來的平地。在這種情況下,不可以動用武力,如果企圖一舉挽回頹勢,祇有加速滅亡。
「邑」指地方的封建國家。君主不能下達命令,相反的,地方的要求,卻紛紛到來。在這種狀況下,只有採取消極的正當態度應對;但對君主來說,難免是羞辱。這是說,不可以人力勉強與命運抗爭,祇有全力防衛;然而,縱然堅守正道,仍不免蒙羞。
「象傳」解釋,這是國家的政令,已經陷於混亂,所以城堡會崩塌成溝土,亦即物極必反,由「泰」而「否」。
這一爻,告誡泰極而否,頹勢已經顯現,只可消極的使損害減少到最低限度,不可逞強力圖挽救。
泰卦,闡釋持盈保泰的原則。創業固然艱難,守成更加不易,不可以既有成就為滿足,唯有精誠團結,力求發展,始可不斷開創新局面,應知物極必反,唯有堅持理想,才能突破。居安應當思危,不可輕舉妄動,應以促進團結為根本,態度光明磊落,把握中庸原則,兼容並蓄,剛柔相濟,選賢與能,修明政治,於安定中要求進步。當盛極而衰,頹勢已經顥現時,應知不可抗拒,唯有消極的因勢利導,使損傷減少到最低限度;如果逞強,反而加速滅亡。

(地天泰卦)
  上坤下乾,中存震兌,雷動澤施於天之象,雷澤行地之下,物受其潤,正天地交泰之時,陰陽和暢,草木蕃茂,君子則為大通之象,富貴之說,得時合節則吉。
  泰者通也,卦中缺父母,以坤卦第二爻巳火父母,伏于本卦第二爻寅木之下,寅木是飛神,巳火是伏神,木生火,火長生在寅,謂之飛來生伏得長生。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地山謙《易經》第十五卦 地山謙  坤上艮下

謙:亨,君子有終。
  卦畫組合是艮下坤上,傳統稱作地山謙。「序卦傳」說:「有大者,不可以盈,故受之以謙。」亦即,有偉大成就的人,不可以自滿,必須謙虛。  「謙」是對自己的才能﹑成就,不自負的謙虛態度。這一卦,內卦「艮」象徵山﹑止;外卦「坤」,象徵順﹑地;內心知道抑止,外表柔順,這就是謙虛的態度。這一卦,又是「艮」的山在「坤」的地下,本來山高地低,但高山將自己貶低到地的下面,也是謙虛的形象。所以說:謙虛可以亨通,開始或許不順利,但由於謙虛,必然得到支援,最後能夠成功。
彖曰:
謙,亨,天道下濟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天道虧盈而益謙,地道變盈而流謙,鬼神害盈而福謙,人道惡盈而好謙。謙尊而光,卑而不可踰,君子之終也。
初六: 謙謙君子,用涉大川,吉。
象曰: 謙謙君子,卑以自牧也。
「謙謙」是謙虛更加謙虛的意思。「初六」陰爻,柔順,甘心在最下位,這才是君子應有的態度。用這種態度,就是徒步涉過大河那樣冒險犯難,也會吉祥。
「象傳」說:謙虛再謙虛,是君子以謙卑的態度,陶冶自己的修養。
這一爻辭的重心,在一個「用」字,強調謙虛並非消極的退讓,而是積極有所作為。
六二:鳴謙,貞吉。
象曰:鳴謙貞吉,中心得也。
「六二」陰爻陰位,在下卦中位,因而柔順中正;象徵謙虛的美德,隱藏在心中,沒有形諸於外。「鳴謙」是謙虛得到共鳴,所以純正吉祥。「象傳」說:這是由於心中對謙虛的美德,有所領悟的緣故。
這一爻,說明必須動機純正,引起共鳴,才是謙虛。
九三:勞謙君子,有終吉。
象曰:勞謙君子,萬民服也。
「九三」是這一卦唯一的陽爻,處於下卦的最上位,相當於負有重大責任的人物。「九三」陽爻;剛毅,陽爻陽位得正,因而,上下五個陰爻,都信賴以他為重心。「勞謙」是說辛勞而且謙遜;這樣的君子,最後必然吉祥,可使萬民歸心。
這一爻,說明謙虛必須有實質,可驕傲而不驕傲,才是真正的謙虛。
六四:無不利,撝謙。
象曰:無不利,撝謙﹔不違則也。
「撝」是揮,發揮的意思。「六四」陰爻柔順,陰爻陰位得正,又在上卦的最下位,象徵謙卑;所以,占斷不會有利。然而,「六四」的地位比「九三」高,剛健正直則不及;但由於發揮謙讓的美德,所以不會有不利。「象傳」說:這是不違背原則。
這一爻,說明謙虛的效用,無往不利。
六五:不富,以其鄰,利用侵伐,無不利。
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以」是與的意思。「六五」陰爻,柔順﹑謙虛,在「五」的至尊的地位,象徵以德服人。就如同本身並不富有,卻因為謙虛,得到鄰居們的愛戴。像這種謙虛的統治者,用兵征伐,必然是不得已;所以,不會不利。「象傳」說:用兵是為了征伐不服的人,不能以德使其服從,不得已祇有使用武力。
這一爻,說明謙虛的本質,是以德服人,但也有剛毅的一面。
上六:鳴謙,利用行師,征邑國。
象曰:鳴謙,志未得也。可用行師,征邑國也。
「邑國」是私有的領地。「上六」是謙卦的極點,謙虛的名聲已經遠播,贏得四方的共鳴與愛戴,在這種情勢下,當然有利於用兵征戰。不過,「上六」陰爻柔弱,又因上位無位,地位不明確,並沒有力量征他國,祇能在自己的領土內,討伐叛亂。
這一爻,將謙虛的功效,發揮到政略﹑戰略的運用上。然而,也強調謙虛必須以力量為後盾,才能有積極的作為。
在『易經』的六十四卦中,沒有全部是吉或是凶的卦,惟有謙卦,六爻都吉利;可見自古以來,對謙虛這一美德的重視。謙虛,並非消極的退讓,而是積極的有所作為,重心在「裒多益寡,稱物平施」。惟有平等,才有真正的和平。謙虛的動機,必須純正,才能贏得共鳴與愛戴。祇求耕耘,不問收穫的態度,居上位而能發揮謙虛的精神,足以驕傲而不驕傲,能夠以德服人,才稱得上謙虛。而且,謙虛必須有實質,否則就成為虛偽。謙虛也必須與實力相結合,才能有作為。

(山地謙卦)
  上坤下艮,中存震坎,地下有山,山上有地,培植高厚之勢,滋養萬物,震動雷行,坎滿而溢,發生茂盛,皆自此始,山在地中,愈高愈卑,君子得之,則有謙光之象。
  謙者退也,卦中缺妻財,以兌卦第二爻卯木妻財,伏于本卦第二爻午火之下,午火是飛神卯,木是伏神,木生火,謂之伏去飛生,名為泄氣。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坤為地《易經》第二卦 坤為地 上坤下坤

元亨,利牝馬之貞。君子有攸往,先迷後得,主利。西南得朋,
東北喪朋,安貞吉。  「坤」是伸的意思,也有順的含意。「乾」是朝日光氣的舒展形象;相對的,「坤」是地氣舒展的形象。「乾」是創始萬物的天的功能,「坤」則是順從天,形成萬物的天的工具。坤全爻都是陰爻,陰的形象,最大的是地,所以命名「坤」,象徵地。將兩個重疊,仍然稱作「坤」,是因為純粹的陰,最柔順。
「坤」也具備「元亨利貞」四德。但與「乾」不同,並非在任何情況下,都對萬物有利,祇在像柔順、健行的母馬般,執著於正道時;亦即,大地依順著天,資生萬物,各前奔騰不息的情況下,才會有利。又天體向右轉,地球向左轉,大地雖然反天體運行的方向逆轉,但成然依順天的法則變化,正如同母馬,喜歡逆風奔跑,卻又性情柔順;所以,「坤卦」以母馬為象徵。
君子前進,必有所為,但領先則迷失,隨後才能有所得,有主宰,因而有利。因為「乾」是主導,「坤」順從,唯有追隨「乾」,才不會迷失。就像思想領導行動,才能把握正確方向。
依八卦的方位,西方的「坤」「兌」的卦位,南方是「巽」「離」的卦位,都屬於陰;所以,往西南方,可以得到同屬於陰的朋友。東方是「艮」「震」的卦位,北方是「乾」「坎」的卦位,都屬於陽;因而,往東北方,就會失去同屬於陰的朋友。最後的結論:祇要安定的執著於正道,就會吉祥。
彖曰:
至哉坤元,萬物資生,乃順承天。坤厚載物,德合無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牝馬地類,行地無疆,柔順利貞。君子攸行,先迷失道,后順得常。西南得朋,乃與類行;東北喪朋,乃終有慶。安貞之吉,應地無疆。
「彖傳」是就「卦辭」原有的含意,加以闡揚。首先以「至哉」讚美「坤元」。
「至」是至高、至大的意思,在語氣上,比讚美「乾元」的「大哉」,層面稍低。
「坤元」是大地功能的開始,生成萬物的根元。乾卦用「萬物資始」,坤卦用「萬物資生」,「始」指生命的開始,「生」指生命的完成,層面也有差異。大地的功能開始,所以形成萬物的生命,是由於順從承受天的法則。以上解釋「坤元」。
大地深厚,負載萬物,具備無窮的德行。包容、廣闊、光明、遠大,使各種類的物,都能順利的生長。以上解釋「亨」。
雌性屬於陰;因而母馬與大地同類,具有地上奔馳的無限能力,而且性情柔順、祥和、純正並且執著。君子應當效法,這種以母馬為象徵的大地的德行。以上解釋「利貞」。
領先會迷失路途,隨後才能順利的找到常規。西南方向,可以得到朋友的協助,因為是與同類同行;東北方向,將失去朋友;所以,必須與同類同行,最後才會吉慶。安詳並且堅持純正,所以吉祥,因為符合大地無窮的德行。
象曰:
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這是「象傳」解說「卦辭」的「大象」部份。因為地也祇有一個,所以將上下卦一併解釋。
「坤」象徵大地的形勢;君子應當效法大地,以寬厚的德行,負載萬物。
初六: 履霜,堅冰至。
象曰: 履霜堅冰,陰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冰也。
「初六」在坤卦最下方,開始的第一爻,是老陰,亦即有變化成陽爻的可能性。
「象曰」是「象傳」解釋「爻辭」的「小象」部分。自坤卦開始,將「小象」分割,附在各「爻辭」之後。
「初六」是坤爻最下方的陰爻,以「履霜,堅冰」象徵。在這一最低的位置,陰氣凝結成霜,但到了降霜的季節,不久寒冬即將來臨,結成堅冰。所以,當踏到薄霜時,就應當想到,結冰的動意就要來了。這是以大地的現象,說明陰陽的消長,在這一地位,陰氣開始伸長,陽氣逐漸消失。
「馴」是順從;「致」是盡的意思。陰氣開始凝結成霜,依大地的法則,順序下來,就到達結冰的季節了。
這一爻,說明見微之知著的道理。
六二: 直,方,大,不習無不利。
象曰: 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不習無不利,地道光也。
「六」是陰爻,「二」已升到偶數的陰位。陰爻陰位得正,又在下卦的中位,所以中正,最純粹。
這一爻,以大地的形勢說理。大地一直向前延伸,古代說天圓地方,又極為廣大;所以用「直」「方」「大」形容。以大地的德行來說,固執純正是「直」;有整然的法則性是「方」;順從天的德行是「大」。祇要具備「直」「方」「大」的德行,不需要學習,也不會不利。
「象傳」說:「六二」這一爻的行動,順從大地的法則,一直向前,不需要學習,也不會不利;這正是大地法則的光明偉大。
這一爻,說明直率、方正、寬大、為做人的基態度。
六三: 含章可貞。或從王事,無成有終。
象曰:含章可貞﹔以時發也。或從王事,知光大也。
「六三」是陰爻,在奇數的陽位,是從屬的地位,但仍然保有積極的能力。不過,「三」在下卦的最高位,已不能永遠不變。
「章」是美麗的文采,必須含蓄,才能繼續保持純正。不過,美麗的文采,難以長久隱藏,隨著時間,會被發現,或許不得不跟隨君主,從事政務。但不可重視個人的成就,最後才能有結果,這正是智慧的光明遠大。
這一爻,說明含蓄。
六四: 括囊﹔無咎,無譽。
象曰:括囊無咎,慎不害也。
「六四」是陰爻,在偶數的陰位,卻是上卦的最下位,雖然得正,低不得中,過於陰柔,仍然是危險的位置。
「括囊」,是將口袋收緊。象徵處於危險的地位,應當收歛,謹言慎行,才不會發生過錯。雖然得不到讚賞,卻可避免災禍。這一爻,說明收歛。
六五: 黃裳,元吉。
象曰:黃裳元吉,文在中也。
我國古代自然哲學的五行說,認為構成物質的元素,為木、火、土、金、水;以顏色來說,各相當於青、赤、黃、白、黑;以方位來說,各相當於東、南、中、西、北。因而,黃是土,亦即大地的顏色;也是中央的顏色。五行的說法,雖然盛行在春秋戰國以後,但淵源很早,難以完全否定。
「六五」在上卦的中位;因而以黃色象徵。但在奇數的陽位,並不在,所以用「裳」比擬。「裳」是裝飾的下衣,比擬謙遜的態度。「黃裳」象徵中庸謙遜的態度;所以說最吉祥。「文」是美麗的文采;具備像黃色下衣般的中庸謙遜的美德,最吉祥,因為內在的文采,自然會流露於外。
黃色的下衣,是命土以上的身份的人,穿黑色禮服時,穿在下面的衣服,下士穿雜色的下衣。上衣是,罩上下衣的外面,再束帶。「文在中也」是說美麗的下衣,隱藏在上衣的下面,用來比擬內在的美德。這一爻,說明謙遜。
上六: 戰龍於野,其血玄黃。
象曰:戰龍於野,其道窮也。
「上六」已到達六爻的最高位,又是偶數的陰位,而坤卦又全部是陰爻;因而,陰已旺盛到極點,是在陰本反陽的地位,不能不與陽爭。陰陽相爭,亦即小人與君子,邪惡與正義相爭,結果兩敗俱傷。所以,用兩條龍在野外戰鬥,流著黑黃色的血來象徵。天玄地黃,天地相爭,所以流的血是黑黃色。
龍所以在野外戰鬥,是因為窮途末路,迫不得已,當然凶險。一說,這是象徵暴君紂王的滅亡。這一爻,說明極端陰柔,必然凶險。
用六: 利永貞。
象曰:用六永貞,以大終也。
「用六」是指占到坤卦,六爻都是變爻,有可能全部變為陽爻時的斷語。「用六」與乾卦「用九」的用意相同,即善於運用坤卦六爻的變化法則,不要被變化拘束。但不同的,乾卦「用九」,是指善用陽剛,如天的法則,創始養育萬物,而不求報償,具有主體性。而坤卦「用六」,則是運用陰柔,如順從承受天的法則,生成負載萬物,是屬於從屬的地位。因而,坤卦「用六」,就必須堅定的永遠堅持純正,目光遠大,才能獲得有利的結果。這一爻,說明用柔的法則,以執著純正為先決條件。
(坤為地卦)

  六畫,純陰,地之道也,臣道也,妻道也,有柔順之德,厚載之功,含弘光大,安貞無疆,女命得之,無不盡善也。

  坤者順也,乃坤宮之首卦,名曰八純卦,卦內財官父兄子俱全,為本宮下七卦之伏神也。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地風升《易經》第四十六卦 地風升 上坤下巽

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坤上巽下,卦名稱作「地風升」。這一卦,與萃卦是形象相反的「綜卦」,聚集是消極的結合力量,昇進則是積極的有所作為,兩卦相反相成。「序卦傳」說:「聚而上者,謂之升,故受之以升。」意思是不斷地向上聚集就叫作升高,所以在表示聚集的萃卦之後接著就是升卦。
  「升」即昇,上昇的意思。升卦來自解卦,解卦的「六三」上昇,與「九四」交換。就成為升卦。上昇本身就有通達的含意,加以下卦「巽」與上卦「坤」都是順;因而,在上昇的過程中順利,不會有任何阻礙。又,「九二」剛爻,在下卦居中,又與「六五」相應,也是非常亨通的形象。以「九二」剛毅,中庸的德性,必然能夠得到偉大的人物的援引,勿煩耽憂。南方是人自然面對的方位,也相當於上方,會見偉大的人物,就要往上方前進,所以說,往南方走吉祥。
升,元亨,用見大人,勿恤,南征吉。
  升卦,大亨通。用以見大人,不必憂慮,南征吉祥。  
彖曰:柔以時升,巽而順,剛中而應,是以大亨。用見大人,勿恤,有慶也。南征吉,志行也。
  柔順地按時升進,順利而又柔順,剛健中正又有按援,因此大亨通。用以見大人,不必憂慮,是有喜慶。南征吉祥,是心志得行。
象曰:地中生木,升。君子以順德,積小以高大。
  地中生出樹木這就是升卦。君子從中得到啟示,要依順道德,積小成大。
初六:允升,大吉。
象曰:允升大吉,上合志也。
  「允」是信、誠。「初六」陰爻柔順,在最下位,是下卦「巽」的主爻。巽卦是順,在上昇時,柔順的「初六」,靠自己的力量,不能上昇,祇能追隨上面近接的兩個陽爻,就能跟著上昇,非常吉祥。「象傳」所說的「上」,即指上方的這兩個陽爻,與「初六」志同道合,可追隨上進。
這一爻,說明在昇進中,應追隨志同道合的前輩,才會順利。
九二:孚乃利用禴,無咎。     
象曰:九二之孚,有喜也。
  這一「爻辭」與萃卦的「六二」相同。萃卦的「六二」,柔順中庸,與剛健中庸的「九五」相應;這一卦,剛中的「九二」與柔中的「六五」相應,也同樣的與人神相互感應的情形相似。對神祇要誠心誠意,簡單的祭祀,也能獲得保佑,不會有災難。所以「象傳」說:由於「九二」的誠意,會有喜慶。
這一爻,說明在昇進中,必須有誠信,不必拘泥於形式。
九三:升虛邑。
象曰:升虛邑,無所疑也。
  「虛邑」,是無人的村落。陽爻的中央充實,陰爻的中央空虛,上卦「坤」全部是陰爻,所以空虛;坤卦又是地,因而用空虛無人村落比擬。「九三」剛毅,一心昇進,前方又是空虛無人的村落,沒有任何疑慮,可以放心大膽的前進。
這一爻,說明是進應當勇往向前。
六四:王用亨于岐山,吉無咎。
象曰:王用亨于岐山,順事也。
  「六四」柔順得正,可以順利的昇進,就像君王昇岐山祭祀,吉祥,沒有災難。因為祭祀必然誠心誠意,祇要誠心誠意,任何事都可以成功;所以,在升卦中也以祭祀比喻。「象傳」說:祭祀是應當的事,順著應當做的事去做,必然吉祥,沒有災難。
這一爻,說明應順從正當的途徑昇進。
六五:貞吉,升階。
象曰:貞吉升階,大得志也。
  「六五」陰爻陽位,本來並不適當,但與下方的「九二」相應,得到剛毅有力的人輔助,就能登上君位。不過「六五」本身柔弱,必須堅守正道,才能吉祥。階梯便於攀登,所以「六五」能夠順利登上王座。
這一爻,說明用賢,得到有力的輔助,就可以順利昇進。
上六:冥升,利于不息之貞。
象曰:冥升在上,消不富也。
  「冥」是昏昧的意思。「上六」陰爻,柔弱無力,又上昇到了極點,已經頭昏目眩,搖搖欲墜。所以,必須不停的堅持正道,才會有利。象傳說:盲目上昇到極點,消耗過度,力量已經不足。
這一爻,告誡昇進必須有節制,否則後力不繼。
  升卦,闡釋昇進的原則。建立群眾基礎,得到人民擁護,就可以施展抱負,向前昇進。昇進應追隨前人的足跡,作為借鏡,才會順利。而且應有誠意,才能得到支持。昇進為積極的有所作為,應當勇往直前,不必疑慮。但方向必須正當,任用賢能,依循眾人所期待的方向前進,必然不會有阻力。更應當有目標,知道節制,盲目冒進,將無以為繼。

(地風升卦)
  上坤下巽,中存震兌,雷動風行,雨澤滂沱,地上有物,受其潤澤,枯者榮而秀者實矣,咸有收成之功,君子得之,則為升進之象。
  升者靜也,卦中缺兄弟子孫,以震卦第二爻寅木兄弟,伏于本卦第二爻亥水之下,亥水是飛神,寅木是伏神,水生木,木長生在亥,謂之飛來生伏得長生,以震卦第四爻午火子孫,伏于本卦第四爻丑土之下,丑土是飛神,午火是伏神,火生土謂之伏去生飛,名為泄氣。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地澤臨《易經》第十九卦 地澤臨 坤上兌下

臨:元,亨,利,貞。至于八月有凶。
卦畫組合兌下坤上,傳統稱作地澤臨。「序卦傳」說:「有事而後可大,故受之以臨,臨者大也。」因為發生事端,然後才可以大有發展,所以不能等待,應積極參與。
「臨」本意是由上往下看;但不僅是由上而下,而且應當一切都要由自己向對方前進,以威勢逼迫,有監督、領導、統治的意思。這一卦,也是消息卦,代表十二月,陽漸漸成長,由下向上逼迫陰,以進逼的意思;一陽生是複,二陽長是臨,三陽長是泰,四陽長是大壯。臨是向大壯發展的,所以說臨是大,指的是陽爻的壯大發展。臨字本身,並沒有大的含意,但卦形是陽成長變大,所以說是「大」。
將上下卦分開來看,下卦「兌」是悅,上卦「坤」是順,愉悅而且順從,就保證願望可以亨通。又,「九二」陽剛,在下卦居中,與上卦的「六五」陰陽相應,有前進的可能。因而,這卦「元亨利貞」四德具備,祇要堅守正道,就有利。不過,陰陽相互消長,到了八月,又陰陽衰,就可能有凶險,時機稍縱即逝,必須把握。
臨,元亨利貞。至於八月有凶。
臨卦,大亨通,有利,正固。到八月有凶。
臨卦,剛健之爻來臨而漸漸長大。喜悅而柔順,剛健居中而有應合,大亨通而正,是天的運行法則。到八月有凶,是消退不久就會到來。
彖曰: 
臨,剛浸而長。說而順,剛中而應,大亨以正,天之道也。至于八月有凶,消不久也。
陽漸漸成長,逼迫陰,所以稱作「臨」。下卦「兌」是悅,上卦「坤」是順,「九二」陽爻剛毅,在中位,又與「齊五」陰陽相應,所以強大,亨通,而且正當,與天的法則一致。以上是指陽的成長期,但陰陽相互消長,陽不會永遠強大,不久,陽消退的時期就會到來。所以說,到八月就會有凶險。
關於「八月」的解釋,一說:陽氣開始於十一月的復卦,經十二月的臨卦,正月的泰卦,二月大壯卦,三月的夬卦,四月的乾卦,到達極時期。然後,由五月的姤卦,陰又開始生成,陽逐漸消退,到六月遯卦,已明顯的陰長陽消。遯卦與臨卦,陰陽爻恰好相反,稱作「旁通」「錯卦」象徵生格相反。由十一到六月,恰好是八個月,所以說「八月」。陰象徵小人,小人這時得勢,所以說「八月」有凶險。

初九:咸臨,貞吉。
象曰:咸臨貞吉,志行正也。
「咸」是感,「咸臨」是以感召來領導的意思。這一卦,是陽盛逼陰的時期,「初九」與「六四」陰陽相應,有相互感召的關係;所以,「初九」不是以威勢,而是以人格,使「六四」感動服從。「初九」陽爻剛毅,陽爻陽位得正,具備這種德行,因而純正吉祥。「象傳」說:這由於意志行為純正的緣故。
這一爻,說明領導應以人格感召。
九二:咸臨,吉無不利。
象曰:咸臨,吉無不利﹔未順命也。
「九二」也與「六五」陰陽相應,所以也能夠以人格使「六五」感動。「六五」陰爻柔順,「九二」陽爻剛毅,在下卦中位,昇進不會有障礙;所以,占斷吉祥,沒有不利。「象傳」說:「九二」陽爻陰位不正,為什麼說吉祥沒有不利呢?因為「九二」逼近上方集結的四個陰爻,不會心甘情願的服從;所以「九二」要以剛毅中庸的德行來感召,才能使其聽命;因而剛毅是必要的。
這一爻,說明領導應德威並濟,剛毅是必要的。
六三:甘臨,無攸利。既憂之,無咎。
象曰: 甘臨,位不當也。既憂之,咎不長也。
「六三」在下卦的最上,方是在居高臨下的地位。然而,「六三」陰爻柔弱,不中不正;又是下卦「兌」主體,「兌」有悅的含意;因而,「六三」是以甜言蜜語的和悅態度為餌,領導眾人,當然不利。不過,如果「六三」覺悟到自己這種態度的危險性,因而戒慎,就可避免災禍發生。「象傳」說:這是由於「六三」不中不正,地位不當的緣故。
這一爻,說明領導不可以用誘騙為手段。
六四:至臨,無咎。
曰:象至臨無咎,位當也。
「至」是最高、最優的意思。「六四」陰爻陰位,地位正當,而且與下方的「初九」,陰陽相應。本身正當,又能任用賢能的「初九」,這是監臨最高最優的態度,所以沒有災禍。
這一爻,說明領導應能用賢。
六五:知臨,大君之宜,吉。
象曰:大君之宜,行中之謂也。
「知」即智。「六五」在至尊的君位,陰爻柔順,又在中位,與下方的「九二」剛爻,陰陽相應,象徵本身不必行動,完全委任下方的賢能,是以智慧監臨。偉大的君王來說,這是最適宜的統治態度,因而吉祥。「象傳」說:「六五」與「九二」都在中位,實行中庸的德行,情投意合,所以適宜。
這一爻,說明領導要以智慧運用組織。
上六:敦臨,吉無咎。
象曰:敦臨之吉,志在內也。
「敦」即厚,「上六」在這一卦的最上位,居高臨下,但已經是終點,到達領導的極致。通常物極必反,並不吉祥;但在這一卦,「上六」陰爻柔順,對下方昇進而來的二個剛爻,能夠以柔順的態度,敦厚相待,對在上位的領導者來說,吉祥沒有災禍。「象傳」說:「上六」與「初九」「九二」兩個陽爻,本來不相應,但在這一卦中,祇有兩個陽爻;因而,不得不運用「內卦」的這兩個陽爻。
這一爻,強調領導應當敦厚,不可刻薄。
臨卦,闡釋領導的原則。天下有事,有志之士不能坐待,應當積極參與,有所作為。但挽救危亡,必須結合群眾,運用組織的力量,統御領導的才能就非常重要。而且時機稍縱即逝,監臨必須及時。領導應以高尚的人格感召,以威信維持紀律,恩威並濟,不可以誘騙為手段。應當運用智慧,運用組織,有知人之明,選拔賢能,嚴於律己,寬於待人,敦厚而不苛刻,始能人人心悅誠服,上下融洽,發揮組織力量,有所做為。

(地澤臨卦)
  上坤下兌,中存坤震,地之下有雷,有澤,雷動山嶽,命令下行,澤潤草木,恩波下逮,有為政治之實,君子得之,則為臨蒞之象。
  臨者大也,卦中財官父兄子俱全,不須尋伏。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