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風姤《易經》第四十四卦天風姤 上乾下巽

姤,女壯,勿用取女。
乾上巽下,卦名稱作。「天風姤」。這一卦,與夬卦是形象相反的「綜卦」;夬卦是切離,姤卦是相遇。「序卦傳」說:「決必有所遇,故受之以姤;姤者遇也。」意思是決去之後一定會有遇合,所以夬卦之後接著是姤卦,姤是相遇的意思。
  「姤」與逅同音同意,即邂逅,意外相遇的意思。但逅是在道路上相遇,姤則是男女相遇。這一卦也是「消息卦」,代表五月。
  姤卦,一陰與五陽相遇,亦即一個女人,周旋在五個男人中間,必然不守貞節;而且身體健壯,這種女人,不可以娶來做妻子。
姤,女壯,勿用取女。
  姤卦,女的越來越強壯,不要娶女人。
彖曰:姤,遇也,柔遇剛也。勿用取女,不可與長也。天地相遇,品物咸章也。剛遇中正,天下大行也。姤之時義大矣哉!
  始是相遇,柔爻與剛爻相遇。不要娶女人,是不能與她一同息長。天氣與地氣相遇,各類事物都蕃息顯現出來。剛爻得遇中正的地位,陽氣大行於天下,姤卦的時勢意義太重大了。
象曰:天下有風,姤。後以施命告四方。
  天下有風就是姤卦。君王從中得到啟示,要發佈命令詔告四方。
初六:系于金柅,貞吉,有攸往,見凶,羸豕踟躅。 
象曰:系于金柅,柔道牽也。
  姤卦的「爻辭」,多半不容易了解。「柅」是車輪的剎車。「羸」是瘦。「躑躅」即徘徊不前的意思。
  「初六」是在純陽下面開始發生的陰,祇要將這一個阻止,小人的勢力,就無法形成。所以,像用金屬製成堅固的剎車一般,要將小人制止;這樣堅持正道,吉祥。如果姑息,容許小人前進,君子就會受到小人的侵害,發生凶險。然而,小人不會甘於寂寞,雖然祇有一個陰爻,象一隻瘦弱的豬;可是,這隻豬,卻不斷在徘徊,等待機會,乘隙前進,君子不可嚴密戒備。
  「象傳」說:所以要用金柅繫絆,是要牽制陰柔。
這一爻,說明對小人應戒備,在其勢力形成之前就要嚴厲制止。
九二:包有魚,無咎,不利賓。
象曰:包有魚,義不及賓也。
  「包」是茅草做的草袋。「九二」與「初六」密接,亦即相遇。「初六」雖然與「九四」相應,但在這一卦,相遇比相應更受重視。「九二」是陽,「初六」是陰,想要前進的「初六」,被「九二」包住,不能動轉,就像用茅將魚包起。魚是水中的生物,屬於陰,「九二」像這樣用包起來的方法,使小人的禍害不會擴散,就是遇到小人,也不會有災難。「賓」指其他的陽爻,如果不制止,使小人與賓客接觸,就難免被勾引,墜入圈套了。
這一爻,說明對小人應防止其影響的擴大,以免其他人被誘惑。
九三:臀無膚,其行次且,厲,無大咎。
象曰:其行次且,行未牽也。
  臀部的皮膚爛了,沒有皮膚,行動時困難;在夬卦「九四」的「爻辭」中,也有同樣的句子。夬卦反過來成為姤卦,夬卦的「九四」,相當於姤卦的「九三」。「九三」剛爻剛位,過於剛強,離開內卦的中位,不能中庸,以致一意追求異性。陽追求陰,這是自然的欲望,但下方的「初六」,已經與「九二」相遇;向上方尋求,「上九」又陽剛,不能相應;所以,使「九三」處在進退兩難的地位,以致坐立不安,行動困難不前。不過,不能與陰柔相遇,也不會受到小人的傷害;所以說,雖然孤立無援,有危險,但不會有大難。
這一爻,說明即或孤立無援,也不可與小人結伴。
九四:包無魚,起凶。
象曰:無魚之凶,遠民也。
  「九四」本來與「初六」相應,但「初六」遇到「九二」被阻止,不能前來。「初六」是陰,比魚比喻,「九四」的包中沒有魚,是因為遠離民眾的結果。「初六」是陰柔的小人,在此指小民,遠離小民,雖然不會有災難;但相反的說,也表示自己缺乏肚量,不能包容;所以用包中無魚比喻。在這種民心背離的情況下,要想奮起行動,就會有凶險。
這一爻,說明包容才能得到廣大的支持。
九五:以杞包瓜,含章,有隕自天。
象曰:九五含章,中正也。有隕自天,志不舍命也。
  「」是柳,生長在河邊,柔軟可以編製器物。「含章」是將文采隱含於內的意思。「九五」剛健中正,在君位,是這一卦的主體,滿懷正義與力量,下面即或發生少數的小人,也不會耽憂,反而能夠完全將小人包容。瓜匐匍在地上,屬於陰,甜美但容易腐爛,用來比喻機靈、諂媚、容易引起腐敗的小人;以堅牢的柳條筐包起,比喻「九五」的品德與力量,足以防止腐敗於未然。而且,陰與陽,亦即小人與君子的勝敗,也有不可避免的變化常態;因而,「九五」以自己的美德,包容,冷靜的防範小人擴張,當不利於小人的時機到來,小人就會像隕星意外的突然由天空墜落。
這一爻,說明陰陽消長為必然的常態,不可違背,應隱忍以掌握最有利的時機。
上九:姤其角,吝,無咎。
象曰:姤其角,上窮吝也。
  「角」是動物最上方的部份,而且剛硬,「上九」就像動物的角,剛強而且在這一卦的最上方。上位無位,所以「上九」孤立,雖然是在相遇的時刻,但與「初六」相距遙遠,本身又剛強不肯屈就,因而難以相遇。但不與小人接觸,雖然有被嘲笑為偏狹的羞辱,卻沒有被小人感染的顧慮,不會有災難。象傳說:因為已經到達上方的極點。自視過高,就難免會有偏狹的羞辱。
這一爻,說明嚴厲排斥小人,雖然偏狹,但卻安全。
  當決斷時刻,分崩離析,人心渙散,也正是邪惡猖獗的時期;這一卦,闡釋防範邪惡的法則。剛毅應當與中正結合,才能相得益彰,如果與邪惡相遇,就難免中其圈套,被其傷害,因而必須提高警覺,嚴密戒備,於邪惡發生之初,就應當嚴厲將其制止。應當採取圍堵的手段,以防止邪惡的影響擴大。即或在孤立無援的困境中,也不可企圖利用邪惡的力量。這樣剛毅孤高的態度,雖然偏狹,但卻是不被邪惡感染最安全的措施。
  不過,天地間沒有絕對的善惡,依時機與運用,惡行也有善用的一面,端視動機如何。因而,也應當包容,這樣才能接近群眾,獲得廣大支持,鞏固基礎。何況,陰陽消長,為大自然常則,難以違背,祇要剛毅中正,堅定信念,伸張正義,以包容邪惡,即可防範邪惡的擴散,在時間的演變中,就可使邪惡自然而然的消匿於無形。

(天風姤卦)
  上乾下巽,中存乾象,柔遇剛也,風行天下,發榮萬物,命令發施,動化萬民,眾為君子,寡為小人,則其身在貴,必成其美,君子得之,則為姤遇之象。
  姤者遇也,卦中獨缺事妻財,以乾卦第二爻寅木,伏于本卦第二爻亥水之下,木長生在亥,亥水是飛神,寅木是伏神,水生木謂之飛來生伏得長生。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