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水解 《易經》第四十卦雷水解 上震下坎

解:利西南,無所往,其來復吉。有攸往,夙吉。 (夙音宿)
上震下坎,卦名稱作「雷水解」。解卦,是與蹇卦形象上下相反的綜卦,困難必須解除,但解除後又容易耽於安樂,產生困難,難與解相反相成。「序卦傳」說:「物不可以終難,故受之以解;解者緩也。」意思是事物不可能一味險難到終了,所以在表示險難的蹇卦之後接著是解卦。意思是險難緩解。
  這一卦,內卦「坎」是險,外卦「震」是動,行動走出困難之外,使困難解除;所以,命名為「解」。
  解卦來自升卦,升卦的「三」與「四」交換,就成為解卦。升卦的上卦「坤」,方位在西南,九三昇入西南的「坤」,成為困難解除的解卦;所以說西南有利。亦即,解除困難,應當用柔。又,西南的「坤」是地,大地平坦寧靜;當艱難解除之後,就應當一切簡易寧靜,與民休息,不可再繁瑣擾民,才有利。當困難解除之後,不宜再有任何行動,應當回到原來的地方休息,才會吉祥。解除困難,應當立即迅速解決,不可使紛擾延續久,才會吉祥。
解,利西南,其來複吉。有攸往,夙吉。
  解卦,有利於西南方。無所前往,返回來吉祥。有所前往,提前一些吉祥。
彖曰:解,險以動,動而免乎險,解。解利西南,往得眾也。無所往,其來複吉,乃得中也。有攸往夙吉,往有功也。天地解而雷雨作,雷雨作而百果草木皆甲坼。解之時大矣哉!
  解卦,有險難而動,動而脫離險難,解脫。解卦西南方有利,前往可以得到群眾。無所前往,返回來吉祥,即可得到中位。有所前往提前一些吉祥,是前往會有成功。天地開解就會發生雷雨,雷雨發生百果草木都破殼而出,解的時勢太重大了!
象曰:雷雨作,解。君子以赦過有罪。
  雷雨發生就是解卦。君子從中得到啟示,要赦免原宥有罪過的人。
初六:無咎。
象曰:剛柔之際,義無咎也。
  「義」在此當宜解。這一爻是解除困難的時刻,「初六」柔爻,在最下方,柔順,位置不顯著,所以安全。而且,「初六」與上卦的「九四」,陰陽相應,雖然不會大吉,也沒九災難。「象傳」說:在「初六」與「九四」剛柔相應的狀況下,應當不會有災難。
這一爻,說明當困難開始之初,就應當迅速解除。
九二:田獲三狐,得黃矢,貞吉。
象曰:九二貞吉,得中道也。
  「黃矢」是黃金箭頭的箭。狐是迷惑使人中邪的動物,象徵小人。這一卦有四個陰爻,除了在君位的「六五」之外,還有三個陰爻,所以說三狐。「九二」陽爻在內卦的中位,因而中庸,又與君位的「六五」相應,得到信任,能夠驅逐迷惑君主的小人,所以說獵獲三隻狐。射狐如果被逃走,就會損失黃金的箭,但射中獵獲,就會得回箭。「黃」是地的顏色,在木火土金水的五行中,是中央顏色;箭是直的;象徵在驅逐小人時,須用中庸、正直的方法。驅逐小人,是為了使正義伸張,須堅守正道,才會吉祥。
這一爻,說明解除困難,須把握中庸、正直的原則。
六三:負且乘,致寇至,貞吝。
象曰:負且乘,亦可丑也,自我致戎,又誰咎也。
  「繫辭傳」對這一爻的說明:「背負物件,是卑殘小人的工作,車是貴人乘坐的器物。卑殘的小人,乘坐貴人用的車輛,強盜就想奪取了。」
  「六三」是陰爻,象徵小人卻位於下卦的最高位,而且陰爻陽位不正,品德與地位不相稱,必然會招致想盜取這一地位的人出現。就是堅守正道,也難以免羞。
  「象傳」說:乘坐超越自己身分的車輛,不也慚愧。自己招來強盜,又會是誰的過失呢?後世用「負乘」形容地位與身份不相稱的人,就是出自這一爻辭。
這一爻,說明解除困難,名實必須相符。
九四:解而拇,朋至斯孚。
象曰:解而拇,未當位也。
  「解」的原義,是用刀將牛角切離。「而」與爾通用,是你的意思,指「九四」。「拇」是大腳趾,指在最下方的「初六」,「初六」與「九四」相應,又在最下方,所以說你的大腳趾。「九四」與「初六」,位都不正;亦即,以不正相應。不過,「九四」是陽爻,象徵君子;「初六」是陰爻,象徵小人;雖然相應,卻不能成為同志。「九四」斷然將「初六」切除,朋友才會到來,對自己產生信心。亦即,切斷與小人的關係,才會得到君子的信任。「象傳」說:這是由於位置不正的緣故。因為「九四」應當得正卻不正,含有惋惜的意思。
這一爻,說明除惡務盡,才能得到君子的信任與支持。
六五:君子維有解,吉﹔有孚于小人。
象曰:君子有解,小人退也。
  「維」是惟,思的意思。「孚」是信,有驗證的含義。這一卦,有四個陰爻,陰爻代表小人,其中祇有「六五」在君位,是君子;但容易與其他三個陰爻的小人混淆。君子應當祇與君子交往,必須遠離小人,結果才會吉祥;所以,君子在思考是否已經切斷不良的交往時,應當以小人是否已經退去來驗證。
這一爻,說明君子勢長,小人必然勢消。
上六:公用射隼,于高墉之上,獲之,無不利。
象曰:公用射隼,以解悖也。
  隼是獵物,弓箭是打獵是工具,是人在射。君子將獵具,藏在身上,等待時機行動,怎麼會不利呢?
  「上六」是這一卦的最高位,但不如「五」的君位,所以稱公,公爵的意思。「隼」是惡鳥,象徵小人,指「六三」。「高墉」是高的土墻,指「上六」在最高位。這一爻,是解卦的終結的一爻,必然一切困難都已經解除。「上六」對貪想高位,不相應的小人「六三」,在他飛上來的時候,就像站在高墻上射隼般,將其射落,不會有不利。
  「悖」是叛亂。「象傳」說:公爵將隼射落,以解決叛亂。
這一爻,說明對邪惡應採取斷然手段。
  解卦,闡釋解除困難的法則。發生困難,就應當設法解除。原則上,應當採用柔和平易的方法,才能得到群眾的支持;而且應當快速,立即恢復平靜,以免擾民。當困難開始之初,就應當剛柔相濟,順應情勢,立即解除。應當堅持中庸正直的原則;任用得當,名實相符,不可敷衍了事,徒然增加困難。而且除惡務盡,不惜斷然採取嚴厲的手段。小人勢消,然君子勢長,才能得到正義力量的信任與支持,使困難消除於無形。

(雷水解卦)
  上震下坎,中存坎離,雷聲一發而雨作,日方欲明,內外皆陷,使陰陽相搏,水澤通行,沾濡萬物,故曰險以能動,動而免險,君子得之,則為患難解散之象。
  解者散也,卦中缺父母,以震卦初爻子水父母,伏于本卦初爻寅木之下,寅木是飛神,子水是伏神,水生木謂之伏去生飛,名曰泄氣。

 

Posted by boktakhongkong3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