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為天《易經》第一卦 乾為天 乾上乾下


乾:元、亨、利、貞。
六十四卦的第一卦,是乾卦;第二卦,是坤卦。「乾」表示天,「坤」表示地。「序卦傳」說:「有天地,然後萬物生焉。」天地為創造萬物的根元;所以,列為六十四卦的第一、第二卦。
「乾」是日出的光氣舒展的形態;也有發音近似的「健」的意思。在構成宇宙的陽陰二元中,陽具備創造的,活動的「健」的本質。純粹由陽氣構成的,最大的就是天;上下卦都用乾,又象徵是純粹的陽,最高的健,以強調天的表象不變。
然而,這一卦為什麼命名為「乾」,而不直接命名為天?因為天是可見的形象,而「乾」則是以天的功能命名。
「乾;元,亨,利,貞。」是乾卦的「卦辭」,這一卦判斷吉凶的斷語。「乾」是卦名,亦即天的功能,天的法則。「元」有大與始的含意。「亨」是通,「利」是祥和,「貞」是正與固的意思。文王作「卦辭」,原意是說;「天的功能,是萬物創始的偉大根元,通行無阻,祥和有益,無所不正,而且執著。」執著最重要;動機必須純正,而且必須持續;如果不能持續,最後結果,仍然不會圓滿。
初九: 潛龍,勿用。
「初」是由最下方開始,乾卦的第一爻;
「九」是陽爻。這是占筮時,得到乾卦,而且第一爻出現老陽;亦即,雖然是陽爻,但也有變為陰爻的可能時,周公所下的斷語。
「龍」是我國古代最受崇敬的神秘動物,能夠三棲,潛在深淵,行走陸上,也能在天空飛騰,具有變化莫測,隱現無常的性格。所以,用來象徵天道變化,陰陽消長,以及人事進退的變化無常;同時,也用以象徵天的無窮潛能,與賢能有作為的偉大人物。
「潛」是潛藏。龍的活動,屬於陽性,這一爻,雖然是陽爻,但位置在最下方,亦即陽氣剛在地下發生,還不能對外活動的時刻;所以,用「潛龍」象徵。占斷為「勿用」,「用」是功用、行動;「勿用」是指還不能發生功用或採取行動,有不可用,不能用,不必用的含意;但也有潛在的力量,不可預測,難以限量的意思。
當處於這種狀態時,就應當像潛藏的龍,隱忍不可行動,以等待時機。一說,這是象徵文王被囚在羑里時。
這一爻,說明在潛伏時期,應當隱忍待機,不可妄動。
九二: 見龍再田,利見大人。
乾卦的第二爻,在下卦的中央位置,因而「得中」,是有利的地位。
「二」是偶數,屬於陰,在陰的位置出現陽爻,通常認為「不正」;但在乾、坤二卦,並不發生正與不正的問題。另外,與「五」位的陽爻相對的,「二」位應當是陰爻,才能「相應」;但在乾卦,雖然是陽爻,仍然可以與「五」位「相應」。
「見」即現。「初九」潛藏的龍,已經上昇,出現在田野。由於陽爻剛健,又在「二」得中的位置,具備中庸的德行。
「大人」是指聖明,位與德兼備的人物,像這種剛健又具備中庸德行的偉大人物,已由隱忍中出現,必有所為,他的德行,必將惠及天下,給人們帶來無比的生機與希望。能見到這樣偉大的人物,當然有利;所以,這一爻以「見龍在田」象徵;以「利見大人」比擬人事。
不過,「二」與「五」的地位不同,在「二」的位置,還沒有得到權勢,祇不過偉大聖明的德行,已經顯現而已。「利見大人」也一定本身就是大人,也可能是見到這樣有地位或沒有地位的偉大人物的含意。一說,這是象徵文王由羑里被釋放時。
這一爻,說明當偉大人物顯現時,給天下帶來生機與希望,有作為的人,應當擁護與支持;同時本身也應當接近群眾,結合有作為的同志。
九三: 君子終日乾乾,夕惕若厲,無咎。
「乾乾」即健健,努力不懈的意思。「惕」是警惕,「若」與然同。「厲」是嚴謹。「咎」是與群背離,必然造成過錯,發生災難的意思。
「九」是陽爻,「三」是奇數的陽位,陽爻陽位,因而陽剛得正。但已離開「二」的中位,上昇到下卦最高位置的「三」,過分剛正,反而有危險。有德行的君子,本性剛健正直,如果終日奮發努力不懈,夜晚仍然戒慎恐懼,嚴謹惕勵,雖然處於危險的地位,也不會發生過失與災難。
這一「爻辭」,完全是以人事說明卦象。當具備智慧與德行的君子,已經顯現,受到注目,就處於危險的地位。這時,就必須時刻奮發,努力不懈,日夜警惕,不休不止的致力於德業的完成,謹慎小心,才能避免過失與災難,如果驕傲自大,就會招致危險。一說,這是象徵文王返國後惕勵奮發的時期。
這一爻,說明在成長時期,羽毛未豐,應當奮發努力,但必須戒慎恐懼,以防災禍。
九四: 或躍在淵,無咎。
「或」是不定詞,有惑與似的含意。「躍」雖然還沒有飛騰,但已經在活動。「淵」是上面空,下面無底的深水洞穴。當這一時刻,龍是否要飛騰,還沒有下定決心;但已經在深淵中,或躍動,或潛伏,進退有據,躍躍欲試,具有不可限量的潛在力量。
「潛」比「九二」的「田」,位置低,但卻是一躍而出,飛騰昇空的起點;因而,地位在田以上。這一爻是陽爻,卻在偶數「四」的陰位,剛剛離開下卦,昇到上卦的最下方,仍然缺乏安全感。亦即正在準備中,進退行動的意向,還沒有決定的時期。因而,以「或躍在淵」的龍,象徵正在待機而動,進退祇要把握最有利的時機,就不會發生過失與災難。一說,這是象徵武王出兵武津又撤退的試探階段。
這一爻,說明已經到了躍躍欲試的試鍊階段,決定進退應當謹慎把握最有利的時機。
乾為天 P8.3
九五: 飛龍在天,利見大人。
「五」在上卦居中,又是陽爻在奇數的陽位得正;所以,是最理想的地位,「爻辭」也最吉祥。龍得到天時地利,飛騰在天,據有無限的活動空間,又如日正當中,居高臨下,普照天地,潛力無窮。以人事比擬,則是剛健中正的偉大人物,已據有統治者的地位。古時皇帝被稱作「九五至尊」,雖然不是源自這一「爻辭」但卻是依據易理。「九」是陽數的最高位,「五」是陽數的最中位,含有「至尊中正」的意思。因而,這一爻,以飛龍在天,荀降甘雨,象徵偉大人物的恩澤,普及萬民。
「利見大人」的占斷,與「九二」相同,但由於「二」與「五」的地位不同,其作用也已經由內發展到外了。不過,仍然不是僅指占筮的人,本身相當於「大人」,也有偉大的人物應當選賢與能,造福萬民;與有作為的人,應當輔助偉大人物,以展抱負的含意。宋太祖曾經問王昭素:「一般人怎麼會占到『九五,飛龍在天,利見大人』的卦?」王昭素回答:「沒有妨礙。當我們占到這一卦時,是指陛下『飛龍在天』,我們『利見大人』。」這一回答的機智,使朱熹大為讚揚。一說,這是象徵武王伐紂,得天下。
這一爻,說明已經到了大展鴻圖的極盛時期,應當選賢與能,賢能也應當支持擁護。
上九: 亢龍有悔。
「上九」是乾卦的最高、最後、最末的一爻。已經達到極點,沒有再高的位置,因而物極必反,位置雖高,反而不如「五」位。
「亢」是極與高又乾燥的意思。龍飛得過高,到達既高又乾燥的極點,既不能上昇,又不能下降,進退兩難,以致後悔。乾卦全部是陽爻,在「五」的位置,陽剛恰好平衡;但再上一層,達到陽剛的極限,就會由於能量過大,形成不勝負荷的狀態,這時,如果再有行動,反而事態嚴重,以致後悔。所以用飛騰到極限的龍,昇降兩難的現象來象徵。
處於這種狀態,就必須居高思危,自我警惕,不可再過分追求滿足。『易經』中常常是以「滿招損」來戒惕教誨,樂極生悲,這是代表性的一例。
這一爻,說明盛極而衰,是大自然的常則,應當警惕與節制。
用九: 見群龍無首,吉。
在六十四卦中,祇有乾卦與坤卦,附有額外的「用九」「用六」的斷語。
「用九」,是占筮出現乾卦,而且全爻都是「老陽」,亦即全爻都有變成陰爻的可能時,所用的斷語。在『左傳』昭公二十九年的記事中,有「乾之坤」的記載,這時就引用「用九」的斷語。當然,其他各卦,也會出現全爻變化的情形,但都沒有附有「用九」「用六」的斷語,就得看本卦的「卦辭」來占斷。
如前所述,剛陽盈滿,就會產生「亢龍有悔」。以乾卦來說,陽極陰生,全卦與各爻,勢在必變,沒有不變的可能性,反而陽剛勢極,必然變成陰柔,才會安定。因而,乾卦要由「初九」開始,徹底了解各爻的變化,善加運用,不要被變化拘束,才能「用九」而不被「九」所用。也就是必須超然於事物之外,客觀的觀察分析,掌握變化的法則,適切因應,才會無往不利。
一群龍,仔細觀察,不論多麼剛健勇猛,卻沒有爭強好勝,領先變化的現象。用人事比擬,剛強有力,但不逞強爭先,居於領導的首位,才能平等共存,和衷共濟。以這種處世態度,必然不會招來凶險,當然就是大吉大利了。
這一爻,說明運用法則而不可被法則拘束,惟有冷靜、客觀,不衝動,不逞強,不妄動,通權達變,才能掌握變化,善用法則。

(乾為天卦)

  六畫,純陽,天之道也,君道也,有剛健之德,有發育之功,且賢人君子則不可當庸,凡得此卦,則有災,眚凶之道也。
  乾者健也,為乾宮之首卦,名曰八純卦,卦中財官父兄子俱全,為本宮內七卦之伏神也。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