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天泰《易經》第十一卦 地天泰  上坤下乾

泰,小往大來,吉亨。
卦畫結構是乾下坤上,傳統稱作地天泰。這一卦,「乾」亦即天,下降到下卦;「坤」亦即地,上昇到上卦,好像不適當;但實際上,這是天地相交,地重由上下降,天輕由下上昇,才不會背離,而能密切交合,成為陰陽溝通的安泰現象,所以,命名為「泰」。
「序卦傳」說:「履而泰然後安,故受之以泰。泰者,通也。」意為在理想實踐之後,接著來的是安泰的局面。
《雜卦》說:「否泰反其類也。「意為,否卦與泰卦是類別相反。從卦象上講,指的是陰多與陽爻的返上複下,類別相反。從意義上講,否卦彖辭說「天地不交,而萬物不通也。」否卦是天地不交,陰陽閉塞,泰卦則是天地相交,陰陽通達,也就是不閉塞。按《序卦》、《雜卦》的解釋,泰卦是通達、平安的意思。
泰,小往大來,吉亨。
「小往大來」,「小」指陰爻,「大」指陽爻;上卦「坤」是純陰的小,下卦「乾」為純陽的大。「往」是往外,「來」是入內。亦即「坤」到了外卦,為「小往」;「乾」來到內卦,是「大來」。
泰卦,從陰去陽來是小的去往,大的來到,吉祥,亨通。下卦乾為天,上卦坤為地,天地相交,萬物通達。天本在上,地本在下,而泰卦卻天在下、地在上,是上下相交,心志相同。陽爻在內卦,陰爻在外卦,這是內陽外陰。乾為健,坤為順,這是內剛健、外柔順。陽爻為君子,陰爻為小人,這是內君子、外小人。陽爻從下息長,陰爻從上消退,這是君子之道在生長,小人之道在消退。
  象曰:天地交,泰,後以財成天地之道,輔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
  下卦乾為天,上卦坤為地,天地上下相交通,就是泰卦。君王從中得到為示,要按天地的法則制定出人的法則,助成天地法則的推行,來指導民為。
初九:拔茅茹,以其彙,征吉。
象曰:拔茅征吉,志在外也。
「泰卦」的爻辭,不含卦名的「泰」字,大體上都理解困難。「茹」是根相連,相互牽連的意思。「彙」是類,「以」即與。「初九」陽爻,在最下位,已是陽剛開始昇進的形象。但昇進必須結合同志,共同努力,而下卦的三個陽爻,就象徵志同道合,相互結合的同志。要拔除茅草,不能只拔除一根,必須將根部牽連在一起的同類,全部拔起。以此象徵同志間的團結,向外求發展,才能無往不利。
這一爻,告誡不可耽於安樂,仍應團結,繼續求發展。
九二:包荒,用馮河,不遐遺,朋亡,得尚于中行。
象曰:包荒,得尚于中行,以光大也。
「荒」是污穢。「包」是包容。「馮河」即「暴虎馮河」,遇到虎,徒手搏擊,遇到河,泅水渡河的果敢作風。「遐」是遠。「中行」即中庸之道。
「九二」剛爻在柔位,是內心剛毅果斷,外表柔和寬大的性格。因而,對外能夠包容污穢,但有時也用泅水渡過大河的果敢手段。不遺忘疏遠的人;必要的時候,也不惜斷絕親近的人。這種寬容、果斷、不忘遠、不溺於私情,光明磊落的態度,符合中庸的原則,占斷必然是吉。
這一爻,說明保持安泰應當包容,果斷,光明磊落,剛柔並濟,把握中庸原則。
九三:無平不陂,無往不復,艱貞無咎。勿恤其孚,于食有福。
象曰:無往不復,天地際也。
「九三」已經離開「中位」,到達三個陽爻的最上方,是陽剛的極盛時期。大自然的規律,盛極必衰,否極泰來,遇而復始的循環不已。所以告誡,安泰到達極盛,必然遭遇阻塞,現在正是臨界點。因而,以沒有平坦的,無不是起伏的,沒有只往不返的情形來比擬。所以,必須覺悟,這是大自然法則的常理,應當體認,在艱難困苦中,安泰得來不易,仍然要堅持純正,一本初衷,才不會有災禍。這樣,應當得到的當會得到,自然在生活上就會幸福。「象傳」說:沒有只往不返的,這是天地間的自然法則。
這一爻,告誡物極必反,仍應一本初衷,堅守正道。
六四:翩翩不富,以其鄰,不戒以孚。
象曰:翩翩不富,皆失實也。不戒以孚,中心愿也。
「翩翩」是鳥輕盈飛翔的形態。「六四」已經超過「泰卦」的一半,由上昇到極根,開始回落。所以用鳥輕盈飛翔,來比擬輕率冒進,不可能保有財富。「不富」在『易經』中是專指陰爻的用語,因為陰爻的中間斷開空虛。「象傳」解釋「不富」,是說由應當在下方的陰,上昇到上方,因而喪失了實力。
不過,「六四」陰爻陰位得正,又與「九二」陰陽相應,所以能夠得到近鄰「六五」「上六」的信任,不必提出警告,就能跟隨一起行動。「象傳」解釋,這是志向相同,衷心樂意的緣故。
這一爻,告誡居安思危,仍應團結,不可掉以輕心。
六五:帝乙歸妹,以祉元吉。
象曰:以祉元吉,中以行愿也。
「帝乙歸妺」在歸妺卦「六五」的爻辭中也出現。殷代天子,以「乙」為名號的很多,這是以誕生日的干支命名。「歸」是嫁。「六五」在尊位,是泰卦的主體,陰爻得中,柔順中庸,陰爻的中心空虛,又象徵謙虛。這位天子,自己謙虛,又與下方剛健的「九二」相應,是天子將妺妺下嫁給屬下有力量的人物的形象,當時吉慶。「祉」是福的意思。
「象傳」解釋,這是由於「六五」得中,能夠把握中庸的原則,信任剛中有才能的「九二」,將自己的理想,交由他去實現。
這一爻,說明在安泰時期,更應當選賢與能。
上六:城復于隍,勿用師。自邑告命,貞吝。
象曰:城復于隍,其命亂也。
「隍」是城下的溝。「上六」已是泰卦的極點,盛極而衰的時刻。平坦有了起伏,往必然有返,用溝中的土堆積而成的城堡,也終於崩塌,又使溝恢復到原來的平地。在這種情況下,不可以動用武力,如果企圖一舉挽回頹勢,祇有加速滅亡。
「邑」指地方的封建國家。君主不能下達命令,相反的,地方的要求,卻紛紛到來。在這種狀況下,只有採取消極的正當態度應對;但對君主來說,難免是羞辱。這是說,不可以人力勉強與命運抗爭,祇有全力防衛;然而,縱然堅守正道,仍不免蒙羞。
「象傳」解釋,這是國家的政令,已經陷於混亂,所以城堡會崩塌成溝土,亦即物極必反,由「泰」而「否」。
這一爻,告誡泰極而否,頹勢已經顯現,只可消極的使損害減少到最低限度,不可逞強力圖挽救。
泰卦,闡釋持盈保泰的原則。創業固然艱難,守成更加不易,不可以既有成就為滿足,唯有精誠團結,力求發展,始可不斷開創新局面,應知物極必反,唯有堅持理想,才能突破。居安應當思危,不可輕舉妄動,應以促進團結為根本,態度光明磊落,把握中庸原則,兼容並蓄,剛柔相濟,選賢與能,修明政治,於安定中要求進步。當盛極而衰,頹勢已經顥現時,應知不可抗拒,唯有消極的因勢利導,使損傷減少到最低限度;如果逞強,反而加速滅亡。

(地天泰卦)
  上坤下乾,中存震兌,雷動澤施於天之象,雷澤行地之下,物受其潤,正天地交泰之時,陰陽和暢,草木蕃茂,君子則為大通之象,富貴之說,得時合節則吉。
  泰者通也,卦中缺父母,以坤卦第二爻巳火父母,伏于本卦第二爻寅木之下,寅木是飛神,巳火是伏神,木生火,火長生在寅,謂之飛來生伏得長生。

Posted by boktakhongkong38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