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澤睽《易經》第三十八卦 火澤睽 上離下兌


睽,小事吉。
離上兌下,卦名稱作「火澤睽」。睽卦與家人卦的形象,上下相反,相互是「綜卦」,家和萬事興,不和則一切乖離,連接得非常巧妙。「序卦傳」說:「家道窮必乖,故受之以睽;睽者乖也。」意思是家道困阻一定會出現離異,所以在講家道的家人卦後接著是睽卦。「睽」是目不相視,違背、乖異、背離的意思。合必有離,離必有合;同中有異,異中有同。
睽,小事吉。
  睽卦,小事吉祥。
彖曰:睽,火動而上,澤動而下。二女同居,其志不同行。說而麗平明,柔進而上行,得中而應乎剛。是以小事吉。大地睽而其事同也;男女睽而其志通也;萬物睽而其事類也。睽之時用大矣哉!
  睽卦,火向上燃燒而動,澤向下浸潤而動。兩個女兒同住在一個家裏,心願不是向同一個婆家行走。喜悅地附麗于光明,柔顧地向上行進,佔據中位又與剛健相應合,因此小事吉祥。天與地公開,但化育萬物的事相同;男女性體不同,但相互求愛的心願相通;萬物形態各異,但各有其相同的事類。睽卦的時勢功用太重大了!
象曰:上火下澤,睽。君子以同而異。
  火在上,澤在下,這就是睽卦。君子從中受到啟示,要同中有異。
初九:悔亡,喪馬勿逐,自復﹔見惡人無咎。
象曰:見惡人,以辟咎也。
  「辟」即避。「初九」「九四」都是陽爻,不能相互應援,應當會發生後悔的結果不過,在背離的情狀下,應當相合的卻背離,應當背離的反而相合。就像喪失的馬,不必去追逐,自己就會回來。所以,人情反復無常,為了避免災禍,有時不屑理會的惡人,也不得不交往。亦即,人事難以意料,寬大包容,在危難中,才會有意外的應援到來,即或是惡人,也不可以完全排斥,適度的交往,反而可以避禍。
這一爻,說明異中有同,就是正邪之間,也不例外。
九二:遇主于巷,無咎。
象曰:遇主于巷,未失道也。
  「主」為主人,指「六五」。「九二」與「六五」陰陽相應,本來應當會合,但在背離的狀況下,卻不能見到。於是,到處尋求,不是在大道,終於在小巷中遇到;這樣到,不會有災禍。「象傳」說:這樣追求,好像卑鄙;但「九二」與「六五」本來應當相應,刻意去尋求能夠應援的人,是一時權變;並不違背原則。
這一爻,說明應為權變主動積極去異中求同。
六三:見輿曳,其牛掣,其人天且劓,無初有終。 
象曰:見輿曳,位不當也。無初有終,遇剛也。
  「天」本來指頭頂,亦即巔的意思,轉為在額上刺字的刑罰。「劓」是削去鼻子的刑罰。「六三」與「上九」相應,應當前往到「上九」處,但本身陰柔,前後受到剛爻的牽制,就像自己的車,後方被「九二」拖住,車前拉車的牛,又被「九四」阻止,因而使「六三」與「上九」背離。於是,「六三」本人就像遭受刺額、削鼻的刑罰般憤怒。不過,艱難終於會消除,開始雖然不利,最後仍然有結果,終於見到了「上九」。
  「象傳」說:車被牽制;是因為「六三」陰爻陽位,位置不當。開始不利最後有結果;是說終於遇見了「上九」的剛爻。
這一爻,說明當背離的時刻,不可懊惱,應當於異中求同,必然合同。
九四:睽孤,遇元夫,交孚,厲無咎。
象曰:交孚無咎,志行也。
  「元」是大,「元夫」是大丈夫的意思。「四」應當與「初」相應,但都是陽爻,不能應援;「九四」前後又被陰爻包圍,以致孤立。不過,「九四」與「初九」雖然同是剛爻,應當相應而不相應,但「初九」剛毅,是大丈夫,祇要相互信任,就能夠彼此幫助,即或有危險,最後仍然平安,不會有災禍。
  「象傳」說:相互信任,不會有災難;是說自己原有的意志,能夠實現。
這一爻,說明互信是異中求同的根本。
六五:悔亡,厥宗噬膚,往何咎。
象曰:厥宗噬膚,往有慶也。
  「厥」是其,「宗」是宗教,「膚」是柔軟容易咬食的肉。
  「六五」陰爻陽位,不正柔弱,卻身在尊貴的君位,當然會後悔。不過,「六五」在上卦的中位,與下卦的「九二」陰陽相應,可以得到應援,使後悔消除。其宗族,指應援的「九二」。在「九二」前面形成阻礙的「六三」,陰柔不正;因而「九二」就像咬柔軟的肉一般,很容易的就將其排除,與「六五」會合,有了強力的支援,當然前進就不會有災難。所以「象傳」說,前往會有吉慶。
這一爻,說明合同就能產生力量。
上九:睽孤,見豕負涂,載鬼一車,先張之弧,后說之弧,匪寇婚媾,往遇雨則吉。
象曰:遇雨之吉,群疑亡也。
  「負」是背,「塗」是泥。「弧」是弓,「說」是脫。這一「爻辭」,在『易經』所有「爻辭」中最富於幻想力。「上九」與下卦的「六三」相應,但「六三」前後都有剛爻牽制,不能前往,與「上九」會和;而「上九」又到達睽卦的極點,也是上卦明的極點;因而,剛愎不明,滿腹猜疑,以致孤立。「六三」被剛爻包圍,就像陷在泥淖中的豬;背上塗滿了污泥。「六三」雖然沒有背叛,但「上九」卻猜疑已極,就像看到一車可怕的鬼。起先張弓要射,後來又遲疑,將弓弦放鬆。不過,「六三」本來與「上九」相應,不是仇敵,是同志,猜疑在最後澄清,終於結合,就像遇到雨,洗去了泥污,才看清真象,變為吉祥。所以「象傳」說:這是消除了許多猜疑。
這一爻,說明猜疑的可怕。
  睽卦,闡釋離與合,異與同的運用法則,有離必有合,有異必有同,這是必然的自然法則。君子消極的固然應同中有異,合而不同,順應大勢,堅持原則;但也應積極以異中求同,才能結合力量,有所作為。異中有同,正邪之間也不例外,惟有寬大包容,才能異中求同,異中求同,是為了結合力量,不得已而權變,積極主動去尋求,並不違背原則。異中有同,同必然能合,即或障礙重重,最後也能合,不必憂慮。同中有異,因而必須互信,才能於異中求得同,而且必須去求,才能於異中結合同志;所以,異中求同,為必須而且正當的手段。然而,猜疑是合同的大敵,足以使同也變成異,合也變成離,不能不警惕。
(火澤睽卦)
  上離下兌,中存坎離,日月之交輝並照,當使萬物明麗光華,中又為坎窞所竭,二氣不能交通,否塞壅滯,又值兌澤,施晦氣以干,則不能全其明,君子得之,則為睽間之象。
  睽者背也,卦中缺妻財,以艮卦第五爻子水妻財,伏于本卦第五爻未土之下,未土是飛神,子水是伏神,土剋水謂之飛來剋伏。

 

boktakhongkong38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